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双花】一步一生【原著时间轴】番外《一路》

←_←不要问我为啥才发了一就番外了。

是给当初孙哲平生贺出的本子的g文,本来一直说发,可是我忘了。

就是这么简单。

本咸鱼打算,翻个身??

手机排版可能有些奇怪,稍后用电脑改一下。

00

    夜里的伦敦飘着蒙蒙的细雨,泰晤士河边的灯光也蒙蒙地照的整片天地迷蒙了起来。

    这场雨下了整整一天,也就算在旅游的旺季,伦敦塔桥边也没有什么行人游客,偶尔通过的行车也只是匆匆而过。

    没有打伞,靠在桥边,低着头,略长的红发下垂着,视线落在河水的涟漪里。

    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

    “看什么呢你?”

    “星星。”

    他转过头来,背靠在栏杆上又看着天空。

    “的倒影。”

01

    苏黎世那边的比赛刚刚开始,第一场比赛打完,下一场比赛在三天后。张佳乐和孙哲平待在比赛场地那边也没什么事儿干,再待下去搞不好又要被张新杰和叶修喻文州那些心脏拉去做陪练了,虽然没啥丢脸的,不过听起来也忒掉价了。

    孙哲平还在役暂且不说,张佳乐这边刚退,这就跑到国家队当陪练了,听起来就浑身难受。

    所以吧,两人就趁着这个闲暇,来到了海峡彼岸的英国。

    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两人刚刚到宾馆住下,这场雨就淅淅沥沥的下了下来。

    孙哲平这边查着天气预报,张佳乐那边就把独个儿沙发掉了个个儿,面对着阳台对着窗外看风景。

    两人选择的房间正对着伦敦塔桥。这是张佳乐最喜欢的伦敦的一个景点,而且相比于颇负盛名的夜景,张佳乐甚至,更喜欢白天的桥。

    这才是那最真实的景色。

    然而现在雨蒙蒙也雾蒙蒙的,啥也看不见。

    张佳乐就只好独自坐在那惆怅了。孙哲平查完天气预报,走过去把手机在他面前竖着给他看。

    “14、15、16、17、18、19、20……这雨要下到明天早晨啊!”张佳乐看完天气预报,扬起头看了孙哲平。

    那个眼神哀怨的哟,看的孙哲平眼皮子跳的停不下来。

    “你别这么看我,下雨就别出去了,安生待着。”说完还顺手拍了拍张佳乐的头,回过身去收拾东西了。

    张佳乐又看了一眼雨雾朦胧的窗外,心情郁结的窝进了沙发。

    窝了一会儿,他从沙发里挣扎起来,又把自己掉了个个儿,趴在沙发上拖着嗓子开始喊:“孙——哲——平。”

    “干什么?”

    孙哲平又是眼皮子一跳。

    “你乐哥我饿了。”

    孙哲平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还没到三点,我乐哥。”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张佳乐再次把自己掉了个个儿,仰面躺在沙发上仰着脑袋朝着孙哲平:“不能出去玩,就只能待屋吃。”

    “……”

    这话还真浅显易懂,一点也不像刚想出来的。

02

    英国这个地方的饮食虽然老是被各种吐槽,不过也算是运气好,恰好是这个点。

    这儿的下午茶还是很能让人吃一阵,也很让人愿意吃的。

    客房服务提供的甜点和饮品摆了好几层,张佳乐盘着腿继续窝在沙发里,腾出来一只手吃东西,另一只手空出来敲键盘聊天。

    张佳乐:大家训练的开心吗!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为什么还没有退群。

    一叶之秋:张佳乐你为什么还没有退群。

    海无量:张佳乐你为什么还没有退群。

    一枪穿云:前辈为什么没退群?

    石不转:前辈你该退群了。

    落花狼藉:这什么人缘。

    张佳乐:小周你学坏了啊!不要跟着他们排队形!

    君莫笑:他明明破了队形,佳乐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张佳乐:于锋你吐什么槽住嘴!不过你们没在训练啊?

    花繁似锦:今天休息,我们正打算出门转转,前辈就发消息来了。

    索克萨尔:因为才比完赛,下一场比赛还有一段时间,就先休息调整一下,希望让每个人都到最好的状态而已。

    张佳乐:叶修你滚开。

    啥,他们今天休息?

    还要出去转转?

    张佳乐瞬间就不开心了,端着吃的又去阳台惆怅了。

    本来坐旁边端着一杯咖啡喝着顺便刷着体育新闻的孙哲平瞄见那边又猫阳台上去了,就掉过身去看了一眼聊天界面,那边国家队的成员已经开始讨论该去哪儿玩儿了,也是无语的很。

    夜雨声烦:话说乐乐哪儿去了,刚才不还在?这么一会就失踪了?

    张佳乐:伦敦要下一阵天的雨,他正愁着,你们就别戳痛处了,好好玩儿。

    孙哲平顺手回了这么一句就合上了电脑,还想着要不要安慰安慰张佳乐,那边就已经一口气干完一杯红茶蹭过来了。

    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仰,本能和经验告诉孙哲平,不会有啥好事儿。

    果不其然,张佳乐按着他的肩膀,半靠着他,眼神真挚。

    “我们出去玩儿呗。”

03

    两人五点过出了门,走了没几步就又到饭点了,夏天的伦敦天黑晚,刚才又吃了好些东西,张佳乐也就没顾得上饿。

    当然也很有可能和他依旧看到个啥都要尝一尝有关。

    拖他的福,孙哲平也挨个儿都尝了尝,嘴里一直有吃的,也没啥饿的实感。

    这一路晃荡着,正顺着河边溜达着,钟声响了。

    脚步没停,张佳乐抬起头来,不远处的大本钟刚敲响了八点的钟声,正在慢慢的回归沉寂。

    他看了好一会儿,突然伸出手去拽了旁边的人一把。

   “怎么了?”

孙哲平有点莫名,停下来看他。

   “没事儿不能拉你吗。”

   “行。当然行。”

   孙哲平笑了一声,伸手把已经收回去的张佳乐的手拉了回来。

    这个点儿的伦敦就算飘着细细的小雨,街上也有不少人人来人往,其中也不乏情侣。

    牵着手的搂着肩的,躲在一把伞下的,也有在雨中奔跑着的。

    生活百态,每个人对于感情的表达方式都不尽相同,但是那份真诚的心却是不可否认的。

    天气对于一个人的心情或多或少有多少变化因人而异,我们永远都无从得知他人此时此刻的心境具体如何。然而对于一份感情而言,每个人都会希望,当和相爱的人走在街上,每个相识不相识的人都会对这份感情起码在心底留存着祝福。

    最起码,张佳乐这么认为。

他略低着头抿着嘴憋着笑,这也就直接导致了,笑得发抖。

    也就导致了孙哲平直接受到发抖的传染。

    “你又在笑什么?”

    “我乐意。”

    张佳乐略微抬起头冲着孙哲平笑,手下还悄悄的松开了大拇指,挠了挠人的掌心。

04

    又溜达了一阵子,雨又小了些,转了这么一圈,两人又回到了伦敦塔桥。

    孙哲平看了一眼时间,十点出头了,两个人就这么在雨中瞎逛游逛游了五个小时了。        他侧头看了一眼张佳乐,刚想说什么,张佳乐却先开口了。

    “诶大孙!那有卖冰淇淋的,我要吃。”他熟练的理所应当的用一只手指了指:“买买买,我去前面转悠啊!”

    还吃。

    “你不是说不能出去玩才吃东西?你这出来转悠也没少吃。”

    “你别曲解我的意思啊。”

    张佳乐用那根伸出来的手指头指了指自己又戳了戳孙哲平:“我说的是,不能出去玩,就待家吃,没有说出来玩,就不吃了。快去!”

    ……得,讲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指示孙哲平过去买吃的,张佳乐独自就溜达到了桥上,这个点桥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他走了两步,凉风迎面吹过来,弄得他   下意识的站住拉了拉衣服领子。随意的转头看了一眼桥下。

    因为这场降雨,让伦敦一直以来雾霾的毛病都减轻了一些,影影约约的,河水中都    能看见月亮的影子。

    就是看不见星星还挺遗憾的。

    他的视线看着河面,孙哲平过来了他也没有发觉。

    “看什么呢?”

    孙哲平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河面,不出意外的什么也看不见。

    而张佳乐,今天第N次把自己掉了个个儿,微笑着回答他。

    “看星星,的倒影。”

    “哪儿呢星星。”

    孙哲平开始怀疑自己的视力。

    或者是张佳乐的视力。

    “眼睛里,你信不?”

    张佳乐从他手里拿过冰淇淋吃了一口,眯着眼睛冲他笑。

    “……”

    刚想回答什么,刚张开嘴,孙哲平就被他强行喂了一口冰淇淋。

    “信不信都信了啊。”

99

     第二天一早,孙哲平是被活生生摇醒的。

他揉了揉额头,无奈的看着扑上来的张佳乐,顺手搂着人的腰免得他掉下去:“大早上你又干什么?”

    “雨停了出太阳了!”张佳乐摇着他:“我们出去找地儿转呗!”

    又是一路晃悠,张佳乐在前面走着,孙哲平就在后面跟着走,顺便也看看四周。

    “乐乐。要不要去登记。”

    走着走着身后突然有人喊,张佳乐下意识的转过头去。

    奇怪的正正好,这一会儿孙哲平刚刚好逆着光,看不太清脸,弄得张佳乐甚至都觉得。

    自己不太听得清他说话。






评论(2)

热度(17)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