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于远】独为核心【2016邹远生贺】

我悔过

小远我错了

我憋了好久才憋出来

差点憋不出来了

哭唧唧QAQ

我是真的爱你的嘤嘤嘤。

于锋:滚,你谁。

带双花

如果有错误请说QAQ我脑子不清楚了,欢迎捉虫

       于锋退役的第一个赛季,邹远重新成为了百花的队长。

  赛季的开端,他按例召集了这个赛季的主力选手开了个会,大概的讲了一下目前的状况,七赛季出道的选手里大多数还没有退役,那个赛季开始的选手受着前代选手的教导和完完全全接受着最新式的训练方式,就算几乎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暮年,却也必须要放在最重视的层面上。

  百花现在的阵容和邹远刚入队的时候已经是大改了,上个赛季于锋也退役了,也就面临着主力调换的局面,依旧暂时没有狂剑可以来顶替于锋,邹远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独一无二的核心。

  这个局面有些微妙。

  开完会,邹远想了一会儿,自个儿回到房间打了个电话。

  铃声响了好一阵那边才接起来,声音嘈杂的不像话,还传来一阵阵什么爆炸开来的声音,下意识的把手机朝外挪了挪,却又听见那边说话的声音,也就急急忙忙的挪回来。

  “喂!小远啊!你什么事儿!有事快说!国际长途!”

  “前辈你又在哪玩儿啊!”

  配合着那边张佳乐喊的一嗓子,邹远也回了一嗓子。

  “你等等啊!我换个地儿……诶!孙哲平!我过去接电话!”

  这句话过后了一会儿,邹远听着那方的声音略微安静下来了,张佳乐的声音也压下来了,才无奈的再开口:“前辈你们玩儿的好开心啊。”

  “没事儿没事儿,这两年你不是也差不多该退了呗,退了就玩儿啊不然还宅在屋子里打荣耀啊,我懒的和少天叶修王杰希那种退役了还在网游里抢boss的混蛋一起闹腾,对了,你啥事儿?”

  “恩……这个赛季队长……于锋不是退役了吗。”

  邹远想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开始说:“然后队里暂时没有人太成熟可以和我打配合,信然用的流氓也不方便,所以……”

  “你一个人也没事,不要怂就是上。”

  张佳乐的语气倒是挺无所谓的,让那边还在小心措辞的邹远都有些无奈,不过仔细想想也是,他一个人的时候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和孙哲平也好好的,也没啥好怀旧伤感的。

  “弹药本来也不是为了辅助诞生的,虽然百花的打法里主导的是狂剑,但是没有狂剑,赛场上你就是电你就是光是唯一的神话啊你说对不对。”

  ……这个梗好冷,而且这个歌好老,暴露年龄系列。

  邹远在心底默默的吐槽了一句,听着那边继续说。

  “当时你当主力的时候还有唐昊在帮你你可能没怎么体会到,弹药独自当核心也是很有潜力和看点的,现在的战术和以前也不太一样,我就只有一点要提醒你。”

  听到这里邹远立马集中了注意力,还打算用笔记下来。

  “独自当核心,就不要那么厉害的卖蓝了,又不用掩护什么,还是要攒法力的。”

  ……邹远听着就想摔笔:“这个我当然知道,而且我本来也不怎么卖法力啊!”

  “那不就对了。”

  那边传来了张佳乐的笑声:“小远,你本来就和我不一样,当时我是货真价实的从配合变成了一人乐,可是你们俩打配合以来,本来就不是用繁花血景的方式。”

  “你啊,就是一下没了搭档有点懵而已,放宽心,平常心该怎么打怎么打……好了,那边放在放焰火,再不看就没了,我过去了,你自己慢慢琢磨。”

  “再说了,我就不信……”

  

       放下手机,邹远坐在床边,略微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想了好一阵。

  第二天一早,他照例先到训练室开电源,检查设备,九月的K市还是有些闷,还得开空调。

  做完一切准备工作,邹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撑着下巴看着屏幕上的荣耀图标。

  发了几分钟的愣,回过神来的人刚打算刷卡登陆上去,却发现手上的卡不是花繁似锦。

  ……哦,这是信然的位置,我现在应该坐队长那里。

  挪了位置坐好,拿起花繁似锦的账号卡瞅了瞅,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又打开最下面的抽屉在里面摸索了一阵,摸出了另一张银色的账号卡。

  落花狼藉。

  恩,这张账号卡得交回到技术部那里,前几天都忘了,干脆现在过去好了。

  一边想着,一边打量着,邹远突然想起来于锋好久之前曾经对他说过自己一度很不适应用落花狼藉,因为是银色,老是觉得是拿错了。

  想着邹远就开始笑,站起身来的时候又觉着有些晕,摸了摸胃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早饭,看了看时间好像也有些来不及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拿着落花狼藉交到了技术部,就匆匆的回了训练室。

  走到走廊上的时候已经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了,看来是有人已经到了,邹远这又开始困扰起来了,于锋走了,自己性子又温的很,要是训练的时候他们太吵太不听话怎么办,自己会不会管不了他们啊。

  啊想着胃更疼了。

  这么多年了还是自个儿老是想太多的邹远揉着自己的胃推门走进了训练室,抬头就瞧见门口现在属于自己的队长的位置的桌沿上靠着一个人,正和旁边的几个人说话。

  听见开门的声音,说话的人边说着也转过头来。

  “小远性格好,你们要是敢闹我就回来收拾你们……回来了?他们说你没去吃早饭?给你带了,趁热吃。”

  邹远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于锋就走过来揉了把他的脸:“没睡醒?捂着肚子做什……胃疼了?快吃。”

  被半搂半推的弄到椅子上,邹远瞧了一眼豆浆,喝了一口,又抬起头来瞅于锋:“你来干嘛?”“不能来啊?”“你一个编外你跑训练室来合适吗!”邹远咬着吸管继续斜着眼瞅着他:“是谁说的闲杂人等绝对不能进训练室的,公会会长都不能进。”

  “咳。”

  于锋干咳了一声,扫了一眼那些憋着笑的干巴巴的回话:“这规矩是孙哲平定的,不是我。”

  “是不是哦?”

  “……你别这么看着我……”

  于锋说着强行把邹远的头转回去对着桌子:“好好吃饭。”

  “哦。”

  邹远又瞟了他一眼。

  曾信然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他们,接收了众队友的目光之后下巴磕着显示器看他们:“我可以说一句话吗?”

  “你说?”于锋觉得这简直是救场的小天使。

  “你们秀恩爱可不可以不要在一群单身狗的面前。感觉都不能好好打比赛了。”

  “……谁秀恩爱了!”邹远差点没一口呛着,果断起身拽过于锋的衣领把他推向前面,一鼓作气推了出去。

  “外面待着!没事干就去找经理聊天!要不就去技术部那边帮他们打boss抢材料!”邹远气鼓鼓的盯着于锋:“不要打扰训练!”

  “是是是。”于锋抬手起来摆摆手:“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对了,我要求在食堂吃饭,不想吃外卖。”

  “……”

  邹远又看了看他。

  “然后你是不是就要求要住宿舍?”

  “咳。”

  于锋又干咳了一声。

  

   “你这么着急回百花去干什么?”

  孙哲平对张佳乐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为也是无言以对,只好跟着人买好票去机场准备回K市。

  “我给你讲,昨晚上小远不是给我打电话问我他这个赛季一个人做核心的事儿吗?”

  “我知道,所以?”

  “我越想越觉得其实他是在秀恩爱!”

  “……?”

  孙哲平完全不知道他在说哪一出。

  “我就不信他没和于锋商量过这个问题!”

  “……商量过也可以听听你的意见。而且你觉得邹远脸皮那么薄可能干这种事儿?”

  “是吗?”

  “废话。”

  “那怎么办?退了票接着玩儿?”

  

         这人越活越回去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END-------------------------

我在写什么,我在干什么,我在搞啥子???

评论(7)

热度(77)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