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全职】尽处天涯【古风/主叶黄双花】二十五

         我被期末大魔王给打死了  

         快       谁    来     奶    我     一   口   


       唐昊本也不会下重手,再加上张佳乐还是给了一些反应,也就是伤了一些皮肉,没有什么大事。

  张新杰给张佳乐处理了伤口也就回去了,那边擂台最后一场的江波涛和高英杰应该已经结束了,他作为霸图的副城主自然还是要去走场面,毕竟韩文清不是应付场面的能手。

  于是屋子里就剩下张佳乐和孙哲平面对面坐着,还都沉默着一言不发。这气氛,还是真的奇怪的不行。

  两个人这么诡异的沉默着,一直到黄少天急匆匆的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走的随意的叶修和,走的很谨慎甚至有些紧张的邹远。

  “张佳乐你怎么样啊!你还好吗!手没断吧!”

  张佳乐没力气和他吵吵,给了他一个白眼,抬起手来挥了挥示意自己没有事情。

  “我给你讲了,这点小伤没事儿你这么……成成成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话说到一半叶修就被黄少天实实在在的给了一个眼刀过来,只好截住了话头,那个无辜的啊,也是感天动地。

  叶修这一不说话,黄少天也突然就觉着没什么好说的了,摸了摸鼻子就站在一边难得的安静了。

  

  “……师兄。”

  沉默的档口,站在后面的邹远出声了。

  张佳乐望着他笑了笑:“叫我?”“那个……唐昊他不是有意的……”

  “小远。”邹远说话的时候本就声音不高还在渐低,说到半途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声儿了,也就势打住了他,张佳乐还是望着他微微笑着:“这不重要,你没必要。”

  他站起来,拉着邹远走到房门门口,对着外面语气淡然:“你是百花的谷主,没有这个义务来向我道歉,唐昊没有做错什么,你也没有。”

  抬手指着外面,张佳乐转头看他:“小远,你要知道,现在的你和我在不同的两个层面了,你要带领的是百花,而我只需要管好自己。“说着他指了指自己,耸了耸肩:“现如今无论我怎么样,其实与你与百花毫无关联。”说完,他拉过在自己身后的人,往外推了推:“行了,去吧。”

  往前走了好些步,邹远才回过神来,也就下意识转身看了一眼。

  张佳乐靠在门边,背着光,被黄少天搭着肩膀揉着脸,笑的起劲,还有空闲给黄少天反击。

  他们后面的房间里,叶修撑着下巴打着哈欠慢条斯理的倒着茶,慢条斯理的尝。

  还倒了一杯给自己对面坐着的孙哲平。

  邹远的视线跟着叶修的动作到了孙哲平的那侧,抬起眼来,恰好和他视线相对。

  

  他不曾太多的和孙哲平交谈过,当年孙哲平离开的时候他还是真的年轻,之后张佳乐和百花其他人也都不谈孙哲平。邹远对孙哲平的了解,不比其他人多。

  然而就算是这样,在这一下,他却依旧在孙哲平的眼睛里读到了孙哲平想传递给他的东西。

  

  是有句张伟说过,张佳乐也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你很优秀,只是你还差着压力给你的负担,有了这么的压力,你将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百花谷主。

  

  我都明白,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

  

  回到百花那边,刚刚进门,邹远就瞧见唐昊正在屋檐下等着自己。

  “怎么了?”

  “你去霸图那边了?”

  “……理应该去的,这次比了这么多轮,也只有师……张佳乐师兄受伤了,而且还是你伤的,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一趟,没什么其他的。”

  邹远的语气很平稳,听不出悲喜和起伏,唐昊却听不下去。

  “我们又不欠他的,甚至他欠我们的,凭什么!”

  “他不欠我们的,你自己知道,只是你说服不了自己。”

  摇了摇头,邹远平静的望着他:“你自己心里是明白的。”

  “……懒得和你再讲下去。”

  唐昊抛下这一句就甩头出了院子,邹远和屋子里坐着的张伟莫楚辰对视一眼,无奈摇了摇头,刚想进屋,身后又传来了喊声。

  “邹谷主。”

  于是他转过头去。

  

  “喻门主找我有什么事?”

  邹远有些困惑的问带路的人,于锋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这种事情,不过也补充了一句:“你不必担心,门主脾气很好。”

  “我没怕……只是疑惑。”

     对着他笑了笑,邹远这么道。

  “谢谢。”

  

  很久之后于锋才知道邹远道的这声谢没有任何其他的含义,只是单纯因为他有着良好的教养和当时气势还没有培养起来,是一种甚至有些软的体现。

  但是他是在此刻觉得,自己想了一段时间的事儿,是应该有个地儿实施了。


评论(4)

热度(22)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