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双鬼】青梅竹马的不可描述

  轩哥生贺24h的联动√

  前面的宝宝们都辛苦啦【手比哈特】

  我标题废,不要理我




    蒙着被子,李轩窝在床上无视着愈演愈烈的闹铃声,继续在迷迷糊糊中坚强的睡。也就如他所愿的熬到了闹铃的停止。

    然而还没等他这口气松完,另一阵铃声就响起了。

    这铃声一响,李轩猛地就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慌慌忙忙得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够到手里,拍了拍脸接起来:“喂,阿策?”

    “闹铃闹不响你是吧。”

    那头吴羽策的声音透过电波略微有点变形,不过李轩听着还是能瞬间想象出吴羽策现在那黑的不像话的一张脸。

    “立刻,马上,学校来。”

    吴羽策说完这句话就立马挂了电话,没给李轩一点讲话的余地。坐在床上顶着鸡窝头的轩哥,放下电话长长的叹了口气,起床麻利洗漱收拾。

    

    今天是吴羽策大学结业的毕业仪式,李轩看着衣柜里成堆的T恤牛仔裤和独一份的西装套,认真的思考了半分钟。

    是穿正式一点好还是不那么奇怪好?

    李轩的心情现在是及其复杂的,这么多年了,摊上吴羽策让他去的事儿,李轩还是二十年如一日的没办法随意的应付。

    从小他就拿吴羽策没有任何办法。

    

    到最后李轩还是穿的日常一些出了门,去学校的路上要路过学校的附属幼儿园,而李轩到达的这个点也刚好是幼儿园上学的时间,他一边等待着小朋友走进园里,一边想着,他和吴羽策认识的时候,也就是这个年纪。

    

    小小的李轩对妈妈乖巧的道了再见就背着小书包开开心心的朝着幼儿园里走去,读幼儿园的第二年了,今天又是新一年的开学,自己也要成为小一班的哥哥辈了。

    这么想着,看着大门口处哭哭啼啼的弟弟妹妹们,注定要成长成暖男的李轩小朋友,打算去哄哄他们。

    不过这事儿远不用他去,漂亮温柔的老师已经过去哄着了,李轩有些挫败的打算自己进去,转头就看见一个小朋友背着包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和父母道了别,冷冷清清的走进来。 

    感觉到自己在看他,还冷冷清清的看了自己一眼,撇过头就进去了。

    ……啊……他长得好好看啊。

    也注定要成长成有着“阿策全世界最好看”的概念的李轩,立刻就蹦蹦跳跳的追了过去。

    “你是小班的新生吗?你为什么没哭?”

    这句话一问出来,李轩就接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来自吴羽策的白眼。

    不过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

    啊他瞪我了,他好可爱。

    

    这种简直就是迷妹的心境,现在都是这样的。

    譬如,现在他好不容易穿越人潮找到了吴羽策,吴羽策毫不意外的对他的迟到给了个略微的瞪眼,李轩也想的是。

    啊,阿策瞪我的时候真的好好看啊。

    “我说你。”

    吴羽策顺手就用手上的毕业证敲了李轩的脑袋,也敲回了他的迷:“给你设个渐强的闹钟都没有用是吧?谁答应我的不会迟到的?”

    “咳,我不是想着你肯定还要告别一阵,迟点来也没什么所谓,我又不会放你一个寝室的鸽子,说好的请吃饭,他们人在哪?”

    “这儿呢这儿呢。”

    李轩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人吓了一跳,白言飞凑过来的脑袋上顶着学士帽差点没戳李轩一脸,意思意思抱歉了意思意思扶了一下道:“方锐和小周在门口等着,好像刚才有谁来找了他们。”

    然后一幅哥两好的搭了李轩的肩膀:“轩哥我们今天吃啥啊,烧烤火锅自助餐?话说我听说旁边的美食广场新开了一家刺身很好吃!”

    李轩默了一秒钟:“阿策不吃海鲜。”

    白言飞立马竖了个大拇指给他:“好男人!”

    换来吴羽策的一个毕业证攻击,准确的落在了天灵盖【x】

    

    学校门口和方锐周泽楷碰了头,五个人去常去的那家火锅店搞定了一顿中午饭,方锐下午就要坐飞机走,道了个别就跑回学校了,周泽楷属于特别忙的那类人在学校也有事儿没有交接完,就和方锐一道回去了。

    剩下一个常年没事做也不着急走的白言飞。

    常年电灯泡的白言飞拥抱了一下吴羽策,走之前拍了拍李轩的肩膀。

    李轩觉得无形的压力突然压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有种阿策的闺蜜把他交给我的语重心长的感觉。

    “你愣什么,走了。”

    吴羽策看着李轩在原地一脸复杂有些莫名其妙,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回过神来,李轩笑了笑摇摇头,略推着吴羽策就出了火锅店。

    

    “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一趟?”

    “看你呗。”

    回到家里,吴羽策翻了翻日历转头问李轩,李轩靠在沙发上吧昨晚上没做完的程序继续,分着心回着他的话:“我这儿随时都可以走,我这个月都不用去公司报道。”

    “那就趁早回,我看看机票。”

    吴羽策做事儿虽然不说雷厉风行但也是不拖拉,李轩的程序还没结尾呢,那边就已经订好了后天的机票。

    “我说阿策。”

    李轩抱着自己的笔电凑过去看吴羽策的电脑屏幕:“你这么急着回去?我们不是讲好回去摊牌?真的不需要好好想想?”

    “想什么。”

    吴羽策一脸莫名其妙:“早说早了。”

    你这个态度我觉得很尴尬啊。

    李轩无奈的放下自己的电脑,也伸手拿过吴羽策的电脑合上放好。

    “我觉得我们摊牌了,我爸妈都还好,我觉得你爸得揍我。”

    “又不是揍我。”

    ……

    李轩的心情写在了脸上,一脸的。

    恩……

    不可描述!

    “行了你。”

    吴羽策拿回自己的电脑继续敲敲打打:“拖了这么多年了,你现在觉得我哦爸得揍你了,当初干嘛去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阿策。”

    “你真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吴羽策斜了他一眼:“李轩你长点脑子,我们俩这点儿事早就是互相心知肚明的事儿了只是没有挑破而已,你仔细想想当时我填志愿的时候的事儿。”

    当时填志愿?

    李轩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当时你说要填我们学校的时候好像你爸妈那边不是很同意?说你一个艺术来理工科好的学校就算是个综合类大学也还不如传媒大学,而且你连隔壁城市的一所传媒好的综合类大学也考得上来着,我妈还让我劝过你。”

    “你再想想当时我读高中的时候。”

    李轩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当时你不想来我们高中,因为觉得我们学校太重文化了,你学艺术不适合,但是你爸妈非要你去,然后我爸妈还让我劝你。”

    说完之后他补充了一句。

    “幸好你来我高中了,不然我怎么追得到你。”

    “闭嘴。”

    吴羽策又斜了他一眼:“你就不能从差别中找点什么问题吗?”

    李轩好像懂了什么,又好像没懂。

    “反正你少担心这些,到时候该怎么说怎么说,直截了当的说最好。”

    “最好一下就把他们吓懵?”

    “……我想把你打懵。”

    吴羽策的心情很懵。

    当时自己怎么就没禁得起这人的软磨硬泡呢。

    吴羽策不是很明白,不过也懒得搞明白,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么多年了,现在还计较也显得怪小气的。

    他看了一眼是真的很懵所以继续做自己的事儿的李轩,无声的笑了一下。

    算了,也的确没什么好计较的。

    “……阿策你刚才是笑了一下吗?”谁晓得李轩反应特快,立马就转头过来了,恰好就看见吴羽策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表情。

    然后嘛。

    反正也是晚上了。

    刚好就可以,不可描述起来了。

    

    -----END-----

    啊写双鬼only还是有点方

    轩哥生快!

    阿策真的好好看!!


评论(2)

热度(55)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