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方王】田螺姑娘王不留行

 @一方星尘四两拨千斤 方王田螺姑娘点文



方士谦觉得最近自己可能是撞上什么了。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起来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

方神医每天都在出诊,没什么时间打理自己的屋子,虽然自己的屋子也不乱,不过也算不上说整洁。

但是最近吧……

 

第一次出现不对劲儿是在六天之前。

前一天夜里,方士谦为了找一本医术把整个书架和屋子都翻遍了,而且还没有找到,看着乱成一团的现状,也没心思认真收拾,就意思意思的把弄乱的东西都放回去,方士谦就回房歇息了。

谁料想第二天一早,方士谦走进书房,就看着一片整洁的书房有点愣。

我昨晚上还有心情收拾的这么好?

更难以理解的,是书架的第一格,斜放着一本书。

昨晚上找了好半天的那一本。

 

不过这事儿吧方士谦没多想,就觉着可能是因为昨晚上自己太急急忙忙的,以至于书在最显眼的地方自己都没找着,就这么把这件事滤过去了。

哪知道第三天,又出了件怪事儿。

 

这天方士谦照例去出诊,不过出去的时候有些赶,一时间忘记了炉子上还熬着药,看诊看完了回去的路上才反应过来这搭子事儿,当时脑子就懵了,火急火燎的赶回去,都做好了一片糊味儿的准备了。

然而进门却什么都没发生,除了药味儿也没其他的。

方士谦很差异的走进了厨房,炉子上的火是熄着的,打开熬药的罐子,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熬好的药,波澜不惊的。

 

这是撞上什么了的模样。

于是这天,方士谦决定做个尝试。

刻意的没有把正在熬的粥的火灭掉,刻意没有整理卧房,方士谦就这么出门去了,然后走到半途,冷静的折了回去。

这一折回去不打紧,一折回去……

方士谦亲眼看见一个男人打开门走进屋子,然后麻利的看了看粥搅了搅后又盖上,转身进了卧房好一阵之后才出来,再看看火和粥,就灭了火走了出来。

出来迎面看见方士谦整个人都愣了,方士谦看着他脑仁都在痛。

“请问阁下……哪位?”

那人迟疑了好久回答。

“……王不留行?”

为什么会是个问句?!方士谦觉得自己被什么给堵住了脑子,而且……王不留行?这是药材的名字!

方士谦突然就想起自己那株养了好久都没有养出来的王不留行。

难道说王不留行成精了?

“我就是那株王不留行。”

面前的王不留行还真成精了,居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还淡定的回复了他。

方士谦觉得自己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还想说什么挣扎一下,谁料想这人凑上前来指着自己的眼睛。

“因为两边叶子的大小不一样,所以我的眼睛也不一样大。”

叶子不一样大不是应该影响手吗?

方士谦心情复杂的看了他的眼睛好久,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着眼睛里有什么在闪着。

“那你也不能叫王不留行……给你取个名字好了……王杰希,怎么样?”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知道是什么在闪是在一个夜里。

夜里方士谦突然醒过来,翻个身打算继续睡,谁知道翻身一只手搭过去,什么也没搭住,才发现身边没人躺着。

人哪去了?

方士谦迷糊的起身来披了一件拿了一件外衫推门出去,果不其然瞧见王杰希站在夜空之下,抬头向上。

“又看什么呢?”

方士谦走过去把外衫搭在他肩膀上无奈的紧:“就算你是修炼千年的王不留行精也得注意身体。夜深露重的。”

听见话,王杰希转身过来,方士谦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发现了里面闪着的是什么。

他抬头看看星空又看看王杰希,笑了笑没说话,在王杰希迷惑的眼神之下揽过人的肩膀:“走了杰希,回去睡吧。”

 

“其实我不需要这么多睡眠。”

“可是我要啊。”

“所以关我什么事。”

“杰希啊你自己跑出来给我洗衣做饭熬药收拾屋子的,总不能现在不管我睡觉吧?”

“方士谦,我没洗过衣服。”

“……不要这么较真行不行,睡觉,睡觉,我们睡觉。”


评论(8)

热度(53)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