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于远】再度并肩【全员/刑侦向/ABO】番外二【诶?】上

那个诶是标题!是标题!

【猝】

终于开始撸花吐系列的番外了zzzzz

【手动比心】


  


  “组长,爆破那边的人来了。”


  于锋听见身后的同事说话就转过头去,张佳乐带着东西带着人正朝自己快步走来,对自己点了点头之后就着手拆除那个炸弹。


  “很简单的玩意儿啊。”不到两分钟,张佳乐拍拍手就搞定了,就剩下最后两条线要剪了,谁知道他没动手,对旁边跟着自己帮忙的人抬了抬下巴:“小远你来剪。”


  “诶?”被点名的人有些惊讶的看着张佳乐:“为什么……”“你运气好呗。”张佳乐说的理直气壮的,弄得于锋都觉得这很有道理。


  不过有什么道理,完全是没有道理。


  于锋看着那个被叫做小远的人无奈的剪掉了最后的线,收拾东西和张佳乐带着炸弹站了起来。


  警局里张佳乐可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的,摘了防护的装置透气,甩了甩头发搭着那人的肩膀对于锋打了个招呼就要撤,打招呼的空档,那人也取下了东西眨巴眨巴了眼睛。


  于锋在那一下就愣住了。


  好像,长得挺可爱的。


  


  


  张佳乐辞职的事情闹得警局沸沸扬扬的期间,于锋刚好去外地参加了一场亲戚的葬礼,回来的时候人已经交接完走了,自己不怎么了解来龙去脉,也不太想了解。


  虽然他听黄少天讲的时候一瞬间就想起了当时跟在张佳乐身边的那个人。


  刑侦队在爆破组的楼上,电梯刚好就停在了那一层,抱着一大堆文件的人被挡住视线没看见在习惯性站在按键那里的自己,端着一堆文件夹就朝自己撞过来,估计是想按楼层。


  为了避免被误伤,于锋连忙开口:“你去几层?”


  “……14。”显然有点被吓到,不过那人还是回答了,于锋听着声儿有点耳熟,不过也没在意,按了楼层就没说话了。


  14层是档案室,估计是要去送什么文件,拿着这么一大堆东西。


  随意的偏头看的那一下于锋就有些愣了。


  这不是那天那个……爆破组的吗?


  鬼使神差的,于锋对他开口了。


  “要帮忙吗?”


  “……诶?”


  眨了眨眼睛,这声诶,和当初的那声可是一模一样。


  


  “我叫邹远……爆破的新任队长。”处理完东西,邹远对着于锋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


  “不用……”于锋摇了摇头:“顺手帮个忙而已,不用在意。”


  这句话有些奇怪,邹远也没问他为什么,他这么直接说出来,弄得像在掩饰什么一样。


  虽然于锋也觉得自己好像在掩饰什么。


  “有空我请你吃饭。”不过很明显邹远并没有想那么多,人本身就有些单纯,再加上被张佳乐的没心没肺感染的也有些单纯的没心没肺,不是那种会想多的人,又对于锋笑了笑,按了向下的电梯。


  “……那留个电话?”


  “诶?……哦好。”



  


  

  后来于锋和邹远说起这件事情,邹远笑的腰都直不起来,说,当时于锋这无意识的一句话,让自己觉得这个alpha帮自己好像是不怀好意的。


  然后于锋冷静的表示,我本来就是不怀好意的。本来就是想泡你。


  


  


  


  很快邹远就打电话给了于锋约了那顿在食堂的午餐,两人边说边聊聊了很多,虽然说基本上是邹远一个人在那说,于锋静静的听。


  就这么一顿饭,于锋感受到了邹远对于张佳乐的离开包含了多少复杂的情绪,也是,爆破组这么时间相继走了孙哲平和张佳乐,也算是最跌宕起伏的一个部门了。


  “我觉得我还没有能力可以做个领头人。”邹远叹了口气:“可是我却不得不做了。”


  “会有人陪你一起的。”于锋这么说。


  他看着邹远抬起头来对自己的话报以一个感激的笑容,觉得哪里好像渐渐有点不对劲。


  


  “你要调到爆破去?”黄少天看着于锋收拾东西一脸莫名其妙:“为什么?虽然不是说你不懂,毕竟你也学这个出身的只是后来听家里的来这里稍微安全一点,不过这下干嘛又要去了?”


  “……为了生命安全。”于锋这么回答他。


  啊?黄少天难得语塞,不明觉厉。


  


  于锋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病了。


  和邹远一起吃午饭的那天晚上,就觉得嗓子眼老是很痒,也不知道什么毛病,最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是着凉了,就吃了些药也没在意。


  但是三天之前他开始莫名其妙的……吐花。


  最开始的时候把自己给惊呆了,觉得自己一定是大早上的没睡醒还在迷茫状态,谁知道给自己洗了冷水脸再掐了自己了,又开始咳,又开始吐花。


  冷静的上网进行了搜索,最后把自己的情况定义为。


  花吐病。


  于锋看着那个病情介绍,心情也是有些复杂。


  所以现在的意思是,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甚至到了这个程度,这个人是谁……我怎么没有……等等。


  他脑子里跳出了一个人的笑容,和一个吃惊的语气词。


  ……诶……


  他在心里叹息了一下。



  

  “你怎么会调到我们这里来的啊?”一面帮自己收拾东西,邹远一面很好奇的问着:“这么突然。”


  ……我也觉得很突然。


  于锋喝了口水压下自己嗓子里的不适,耸了耸肩:“我本来是学爆破出身的,但是因为家里原因最开始去了刑侦……不过爆破你们这儿的情况你也知道,局长就把我调过来了,算是多一份力。”


  邹远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然而于锋却有些小小的郁闷。


  邹远一看就不是那种对感情很细腻的人,再说了,他才见过自己几次。


  虽然自己也才见过他几次。


  


  


  


 


------------------TBC-----------------------

24 Mar 2016
 
评论(6)
 
热度(40)
©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