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全职】尽处天涯【古风/主叶黄双花】五

    修整了几日,叶修和黄少天出发踏上往杭州的归程。


  然而意外的,张佳乐送他们到了官道上,那里准备着的,却是三匹马。


  “你该不会要和我们一起走吧?你就别蹚浑水了,没意思啊。”黄少天说的理直气壮的,倒是也没觉着自己一直在蹚浑水。


  “同路一段而已,我要走的路比你们长多了。”磨蹭了一下马上的皮毛,张佳乐翻身上马:“我去霸图。”


  叶修挑了挑眉头:“你去霸图做什么?”


  虽然他这么问,不过之于答案,他心里也是有谱的。离开这里去往霸图,绝对不是去看望旧友这种事儿。


  然而。


  韩文清和他也有私下的交情,这么多年的宿敌也不是说说而已,张佳乐并不适合霸图的气氛,他很清楚,而且张佳乐离开百花这么长时间依旧没有离开太远,代表他对于百花依然有眷恋和情谊,这么个重情重义的人,并不适合去往另一个重情重义的地方。


  重情义这回事儿,是独一份的。


  “该做什么做什么。”理了理缰绳,望着马颈上的皮毛,张佳乐低声回答他。


  “前不久我接到老韩的信,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他那里。”


  “不再承担那么多压力,安安静静平平稳稳的过下去,毕竟这么一个人,怎么都不是办法,好歹这么些年,仇家还是很多的。”


  “我想,叶修。”


  张佳乐抬头对叶修和黄少天扬起一个笑。


  “可能我也就这么到了要去霸图养老的时辰了。”


  黄少天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儿来,他看了一眼叶修,发现叶修并没有什么反应,就只是伸手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


  几天的路程匆匆行过,杭州城,已然依稀可见。


  叶修和黄少天沿着路准备进城,而张佳乐,则要走旁边的官道,去往霸图。


  “那,互相保重。”


  张佳乐对两人摆了摆手,拉了缰绳,朝着另一方而去。


  “叶修。”


  望着张佳乐策马离开的背影,黄少天皱了皱眉头,不自觉的环住了自己的肩膀。


  “我觉着,他挺落寞。”


  伸手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没多说什么,叶修松开他之后拍了拍他的背。明白了意思,黄少天视线收回,跟上叶修。


  “那种落寞,难解。”


  “啊?”没预备叶修会说话,黄少天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下意识的啊了一声表示疑问。


  “少天,你要习惯,也要学会。”


  “叶修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给我解释一下……习惯什么?学什么?还有你前一句说什么来着?落寞难解?什么意思?”


  

     然而叶修却没回答下去,刚想追着问,黄少天却蓦然闭上了快要张开的嘴,将话语都咽回去,视线瞥向侧后方,右手也不动声色的按上了身边的冰雨。


  “走!”叶修压抑着声音说了一个字,黄少天立马会意,双腿猛地夹了马肚子,迅速地窜了出去。


  身后的声音几乎同时爆发。


  “叶修?!”一个猛然意识到事情不对劲,黄少天勒住缰绳向后一看,叶修扛着千机伞还在原地没动,要说动了,就是调转了一个方向,现在正背对着自己。


  他要干什么?!再怎么厉害也得知道什么叫寡不敌众吧?这起码百来号人把他包围了,而且嘉世的人,也不是平凡的江湖人!


  刚想冲回去,然而却连马头都还没有掉过,黄少天又蓦然停住了动作。


  这么冲回去,自己一路和叶修一起的事儿,就暴露在光底下了。


  虽然他自身并没有在意这些,然而,他不是一个人。


  喻文州放他出来已经是通情达理到仁至义尽,虽然他口头上道的什么,无所谓怎么做,自己没什么顾虑的。


  然而他却必须得顾虑,从喻文州,到整个蓝雨。


  上次嘉世那边有没有为难喻文州乃至蓝雨,他都还无从知晓。


  这次没有分出人马来追他,估计也是嘉世也不想把蓝雨扯进这档子事儿,虽然如果能拉蓝雨下水是好事,但是现在那边估计也力不从心。


  可是要是自己杀回去给叶修解围,嘉世也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了。


  “走!”


  “乐乐?!你怎么……”


  “别多说了,你快走,那边我去!”不知道怎么又绕回来的张佳乐拍了一下黄少天坐骑的马屁股,就冲向了叶修的一方。


  “你怎么……”


  “我又没啥身份,毕竟我还没到霸图。”张佳乐一掌拍开叶修身后的人,翻身下马和他背靠背站着:“过会儿你看情况撤。”


  “够伟大啊佳乐。”


  “少得意忘形了。”张佳乐一脚踹开过来的一个人,顺势用脚跟踢了一下叶修的小腿。


  “我只是觉着,少天不应该走和我一样的道儿,他值得,开心的过下去。”


  叶修沉默了片刻,许久之后才叹了口气。


  “然而,身不由己。”


评论(7)

热度(24)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