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双花】婚后恋(张佳乐生贺24h)

15点部分

连击达成16/24

婚后恋paro【取名废了原谅我

很甜!

真的!

自己伤害自己系列!!




有些事儿真的是莫名其妙。

站在家里小区的门口,张佳乐瞧着那辆黑色的轿车朝着自己远远驶过来,放在衣兜里的手摸着身份证和户口本,脑子里依旧想不明白。

干什么就这么着急的要让我结婚了,还是一个男人。

虽然喜欢男人这种事情是自己说的,但是当时明明只是为了挡着催着不停问的七大姑八大姨而已,怎么这才一个月就给我找到对象了。

说是对象,这才第一次见。

面前停下来的车,靠近自己这一侧的车窗缓缓打开,露出一个中年男人的脸。

张佳乐眉头动了动。

“你好,是张佳乐先生?老板正在民政局等您,请上车。”

得,第一次见就得在登记的时候了。

 

孙哲平,男,27岁,家族企业的经理,黄金单身汉。

对于自己即将结婚的这个人,张佳乐只知道这么多。

充其量还知道一句。

“佳乐啊,你们小时候还在一起玩儿过。”

出自自己的娘亲。

……我哪记得小时候和谁一起玩儿过,搬了这么多次家,小时候现在还认识的朋友只有林敬言和张伟了,或者加上韩文清和叶修?

张佳乐坐在后座上摸着鼻子,对着窗户努力的练习自己的表情。

就算不怎么笑得出来,起码别是苦瓜脸……他可不想才结婚,就闹离婚。

身为一名网络写手,张佳乐此时此刻脑子里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的总裁虐文,然后一脸总裁脸的人充满总裁语气的说:

“整天苦着一张脸,连笑都不会和你结婚做什么。”

然后张佳乐就被自己逗笑了。

 

车程不远,就这么一会儿的脑补时间,民政局就已经在眼前了。

下了车,张佳乐对司机大叔礼貌的笑了笑挥了挥手,四周看了看没有人,估计人已经在里面了就直径跑了进去,还没等到他去找人,就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来的一只手给拉住了。

扭头一看,一张脸就戳在了自己的面前。

“张佳乐?时间刚好,到我们了。”

 

一气呵成。

张佳乐基本上是不明所以的,就被带领着完成了整个登记工作。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一串钥匙,他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白色的车疾驰而去,脑子里随着那辆车的转弯转过了弯儿。

“钥匙给你,收拾东西搬我那里去,我回公司。”

张佳乐抹了把脸。

妈的霸道总裁的画风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鬼玩意儿,还有,他长什么样来着?

 

 

 

 

 

回到家,张佳乐扫视了一圈儿自己的房间,冷静的把充当睡衣的T恤,和几件平时穿的样式基本上长得差不多的衣服打包扔进了行李箱,看了看行李箱还有点空,就又甩了几条裤子进去,再看了看,觉得自己很满意了,就把电脑和写手稿的本子塞进电脑包,一股脑一起放进行李箱,摸了摸口袋里手机耳机钱包钥匙都在,关了窗户拖着一个箱子就单单薄薄的出了门。

作为一个宅男,他深刻的觉得,不就是和一个人搭伙儿过日子,有什么大不了的,就当做多了个室友。

 

然而,当天晚上,他深刻的体会到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张佳乐在桌子前坐了几秒钟思考要不要站起来打个招呼,孙哲平就已经走到面前了。

哦他好像思考了十几秒。

“晚饭吃了?”

恩?张佳乐万万没想到这是他的第一个问题,他抬头看了看孙哲平,先让自己记住他的脸,然后点点头:“吃了。”

“外卖?”孙哲平的视线看了看桌子旁边的一次性饭盒,皱了皱眉头:“你不是会做饭?”“可是我没空,而且我一人吃没必要做啥饭……你怎么知道我会做饭?”

“我有必要在之前就知道我的结婚对象的具体条件。”孙哲平面色平静:“以后我让家政来给你做饭。”

“没必要啊……啊啊啊好吧你开心就好。”张佳乐皱了皱鼻子耸耸肩,继续埋头在自己的更新大业里。

 

十一点半,张佳乐写完第三更发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倒了杯水喝完,然后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

于是他走进主卧,对着靠在床上的孙哲平严肃认真的发问了。

“我睡哪?”

孙哲平眼皮都没抬一下:“睡这儿。”

?!张佳乐眼皮眨的挺欢的:“我和你一起睡啊?!”

“结婚第一天你就要分房睡?”

……

这个人说话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我为什么总有一种他很流氓的感觉?!

躺在床上,张佳乐看着天花板,苍凉的想着。

 

 

几天的生活下来,张佳乐渐渐的掌握了孙哲平的生活规律。

七点起床,七点四十左右出门,早饭应该是在公司解决,中午不回,晚上没有应酬就会在六点左右回,在家和自己一起吃家政做好的晚饭,然后晚上忙完就睡觉。

本来他以为这么生活会冷静的过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星期五,却出了一个大大的意外。

 

他是在下午三点接到家政阿姨的电话的。

得知了阿姨因为下楼梯的时候崴了脚所以来不了的噩耗。

怎么办呢……张佳乐在原地想了几秒钟,揣上钥匙钱包手机就换鞋出了门。

 

孙哲平回来的时候,时间刚过五点。

今天因为事情不多结束的比较早,他就刚好提早回,刚打开门,就看见厨房那边弹出来半个身子。

张佳乐平时散着不怎么打理的头发为了方便捆成了一个小辫子搭在肩膀处,围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

“你今天这么早?等会儿啊等会儿吃饭。”

说完身子就又收进去了,孙哲平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突然间觉得,那顶鹅黄色的暖灯下,那个人的身影有些温暖的过分。

 

也许自己应该用真心去对待这段婚姻,而不是用随意的关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张佳乐为两个人做的第一顿饭,吃着吃着,本来基本上不会有交流的两个人居然开始说话了。

话头是张佳乐打开的。

“诶我一直都很想问你,你干嘛这么急着结婚?”

孙哲平淡淡的看了看他:“因为被逼婚。”

“……不是,你就算被逼婚也应该有很多其他的对象,怎么会就找上我了。”

“其他的对象我都不喜欢。”

说的像你喜欢我一样,张佳乐翻了个白眼。

“你又为什么?”

“我?”张佳乐咬着筷子思索了一下:“我就是被问烦了,又怕亲戚给我介绍女孩子,于是就说我喜欢男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是真的喜欢男的?”

恩?张佳乐莫名其妙的看着对面的人:“你问这个干啥?”

“随口问问。”

 

 

第二天周六,张佳乐的生物钟依旧在十点钟准时的把自己闹醒,他只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揉着头发洗漱了走出了卧室门,准备先在厨房里倒杯水喝,眯着眼睛低着头走了几步,突然就撞上了什么。

有点硬,他揉了揉额头抬起头,发现孙哲平一只手拿着餐刀,正揉着下巴。

“……”

张佳乐一瞬间就清醒了。

“你在啊?!”

“今天周六。”孙哲平淡定的从一边的盘子里拿起面包片继续涂黄油:“我不去公司。”

哦……张佳乐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倒水喝,却被喊了一声。

“张佳乐。”

啊?他莫名的转过头去,嘴唇因为要发出音节张开,就被塞进了一小片面包片。

 

……搞什么啊。

莫名的觉得耳朵有点烫。

 

 

 

新的星期一,还是下午三点,张佳乐接到了一条来自孙哲平的短信。

【晚上回去吃饭】

鬼使神差的,张佳乐之后就告诉了家政阿姨,不用再来做饭,不仅今天,以后都不用了。

所以在这天,在正常时间回到家的孙哲平,打开门看见的就是张佳乐坐在餐桌前玩手机,面前的桌上摆着几个菜,听见声响后抬起头来看着自己露出一个笑的场景。

 

 

天气是突然转凉的。

夏转秋转的突如其来,张佳乐这天早上是被冷醒的,他迷瞪着睁开眼睛的时候孙哲平刚刚好站在床边穿外套,于是他迷迷瞪瞪的说了一句【多穿点,有点冷。】就翻了个身朝着中间拱了拱继续睡。

两人一直睡的是两个被窝,而张佳乐又老喜欢乱动,又体寒,没到早上基本上就没啥温度了。

而孙哲平,恰恰相反。

所以在这天,在正常时间醒过来的张佳乐,发现自己窝在一个不太熟悉的被窝里,浑身都暖烘烘的躺着。顺便加上,头有点晕。

 

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傍晚了,甚至觉得自己是饿醒的,张佳乐睁开眼睛,刚打算坐起来,却依旧感觉到一阵头晕,碰的一声就又栽在了柔软的床上。

“发烧了就好好躺着。别乱动,我给你煮了粥,吃点之后吃药。”

迷糊中张佳乐瞅见孙哲平在他面前晃悠,烧的迷迷糊糊的脑子基本上没有在转,纯凭着潜意识,他双手扒拉在了孙哲平的肩膀上晃了晃:“不吃白粥,加糖。”

声音有些哑,但是语气却是说不出的软,弄的孙哲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回答。

张佳乐这下就不乐意了,他又晃了晃孙哲平,满脸不高兴地又重复了一遍:“加糖!”

“好,加糖。那你先乖乖坐好。”孙哲平这下有反应了,把张佳乐靠在床边,竖起枕头来让他靠着,自己出去盛了粥,放了半勺糖拿勺子搅了搅,回到房间。

还没等他把思考张佳乐到底能不能自己喝完这碗粥,张佳乐就已经自己做出了判断,他眯着眼睛笑,张开嘴。

“啊……”

 

好不容易哄人喝完粥吃了药,看着因为起来的药效所以又睡过去的人,脸色因为发热而有些泛红,衬着他深酒红色的发色,显得更加红润。

孙哲平让他在床上躺好,又看了人一眼。

也是莫名的冲动,他低下头,想要去吻这个人一下。

然而张佳乐却很不配合的翻了个身,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还吧唧吧唧了一下嘴,继续睡着。

笑了笑,孙哲平给人掖了掖被子,收拾了餐具出了卧室。

 

再醒过来,神清气爽,阳光明媚。

睁开眼,张佳乐揉了揉眼睛,转头瞧见孙哲平坐在床上,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看起来在忙的样子。

“唔,早。”他打了个招呼:“你没去公司啊?”

“虽然你烧退了,但是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行,就没去,还难受?”听见他有反应孙哲平立刻把电脑放在一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恩……没事了,不难受了。”张佳乐又朝着被窝里缩了缩:“不过不想起,我再睡会儿。你忙你的。”

“没事我陪你。”

“哦也行……?!”

张佳乐刚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啊?”

“你睡你的,我就在这儿。”

 

 

再后来。

张佳乐包裹着自己从车上下来,朝着保安笑了一下,直冲冲的就冲上了十二层的经理办公室。

“大孙!今天能不能早走!”

“做什么?”

孙哲平头也没抬,不过却准确的伸手把走过来的人搂到了怀里坐下,张佳乐拿出手机对他晃了晃:“我居然中奖了!那家露天餐厅的高峰时间段的座位!天气预报说五点过就会开始下今年第一场雪!到时候绝对特好看!走我们去吃晚饭!”

“那你今天是睡到下午才起。”

“……虽然你没有说错但是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一竿见影。”张佳乐一脸委屈的样子:“天气这么冷,我需要多睡会儿,谁像你一样随时随地都有精神。要我说冬天的晚上就应该好好睡觉!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做!”

“哦。”

“你哦啥哦!”

“恩。”

“孙哲平!”

“在。”

“……”

张佳乐也是没脾气了,于是泄气:“去不去吃饭?。”

“去,没说不去。”孙哲平捏了捏他的腰:“下来,穿个外套就走。待会儿要下雪?找门口秘书拿把伞。”

 

刚走到门口,雪适时下了下来。

撑开伞,孙哲平握着人的手准备去走到旁边去开车,然而张佳乐却没动,还略微用力把自己朝着他那边扯。

“诶大孙。”张佳乐看着面前的缓缓下落的雪,侧头朝着孙哲平笑了一下。然后脸凑近。

“你不觉得在这里接吻一定会很浪漫吗?”

“有道理。”

孙哲平也笑了一下,一只手撑着伞,另一只手环上人的腰往自己贴近,略微低下了头。

 

 

 

 

 

 

 

 

 

啊怎么这么甜啊【xxxxxx

今年也要愉快的继续甜甜甜!!!!!!!!!!!!!!!!!!!!


评论(34)

热度(250)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