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双花】佛罗伦萨的诗人(张佳乐生贺24h)

吸血鬼paro

凌晨2点部分

24连击达成目标3/24

2016张佳乐生贺

题目选自欧风三十题19.佛罗伦萨的诗人

 

炎热而又潮湿的气候,让八月的翡冷翠的文艺气息都削弱了些许。然而当夜幕降临,略微降低的气温,伴随着终于有些凉爽的晚风,吹拂在人的脸上,也让人心灵平静下来。

 

人,或其他。

 

深夜,皎洁的明月在明朗的夜空下,散发着温和的光芒。照耀着圣母寺顶端的人,侧脸略微发亮。

 

【你在这里做什么?】

 

略微有些稚气,却也不失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夜空下轻微的响了起来,周围的空气,随着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掀起了波澜。

 

【看夜景。不过,女孩子爬这么高,不太好吧,更何况这还是教堂,你是怎么上来的?】

 

温和而又上扬的语调,让女孩心里也泛起了丝丝波澜。

 

【你又是怎么上来的?】

 

【我?】

 

那人在女孩震惊与担忧交织的目光中缓缓站了起来,女孩坐在屋顶上,看着他大衣红黑色的下摆和腰间垂落的挂坠上金黄色的丝线,在深夜的风中扫过自己的目光。

 

【就这么,上来的。】

 

女孩看着那人朝着自己走过来了几步,然后慢慢的蹲下来,肩章上的金属反着光,映出了那人嘴角的笑意。和……

 

女孩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唇边的牙齿,目光越来越惊恐。

 

【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勇敢的小公主。】

 

或许是那人的笑容过于耀眼,女孩渐渐的放松了警惕,小心翼翼的开口【你是……吸血鬼?】

 

【显而易见不是吗。】

 

【那你……怎么会在这,这里是教堂,不是说吸血鬼都怕……基督教的吗?】

 

【十字架和圣水?的确,是有忌讳的,但是,这毕竟是在外面,况且,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还有个名字,叫百花大教堂。】

 

【感觉,充满了温暖。】

 

温暖吗。

 

女孩坐在屋顶上,看着夜空笑起来。

 

【我也觉得,这里感觉很美,特别是,百花大教堂的名字呢,你好,我叫莉莉丝。你呢?】

 

【莉莉丝?】那人似乎没忍住笑了笑【真是个好名字,我?张佳乐,别这么看着我,没错,我是东方人。】

 

【那你怎么会在这,还穿着……这里的军装。】

 

【因为,有个人喜欢。】

 

张佳乐看着莉莉丝笑起来,黑色的瞳孔里荡漾着笑意。

 

【他说,我穿这样,比较好看。】

 

莉莉丝盯着他看了片刻,才没忍住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你一定很喜欢他,我爹地说起妈咪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表情。】

 

【是吗。】

 

张佳乐也笑出了声来。

 

【有眼力,对的,爹地和妈咪。】

 

莉莉丝不太明白面前这个人为什么突然笑的这么开心,刚才自己说了什么话让他这么开心啊,她看着张佳乐笑着的眉眼,朝他靠了过去,拉了拉他的衣角。

 

【你给我讲讲好不好,你和他的故事。】

 

【故事啊。】

 

张佳乐抬头看着夜空,眼神有些失焦,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我们在一个荒原相识,当时我们有着相同的敌人,再后来我们结伴而行,也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就是突如其来的,我们就已经在一起了。】

【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不同类型的人,做过很多,值得怀念的事】

【后来,我和他一起经历过血族内部的一些战争,对抗或讨人厌的,或话很多的,或很有气势的,或擅长谋略的……还有他家族内部的一些争斗,一场一场下来,他成为了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所以我们就来到了翡冷翠,在这里待了下来,他挺忙,我就时常自己出来转转,这里,也算是常来吧。】

【我们有过争吵和冷战,但是到最终,还是会回归原来的样子。】

 

【你没有给我讲故事。】

莉莉丝敏锐的察觉到张佳乐的叙述里都是概括,并没有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张佳乐又笑了,他抬起手,翻起来的袖口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但丁说过,通向荣誉的路上并不铺满鲜花。】

【我们的路,是一条鲜血的河流。你,不适合听。】

 

【那你给我讲点其他的,比如,你们去过的地方,或者是东方的见闻也好啊,我很向往东方的文化,我觉得,一定很美好。】

莉莉丝仰着脸看着他,眼睛里落满了星辰。

 

这么一讲,就是一夜。

 

等到莉莉丝发觉张佳乐清秀带着些许忧郁的脸更加清晰,才意识到,清晨要到来了。

 

 

她有些害怕的盯着面前的血族,生怕一个不留神,就出现什么令她感到后悔和惊恐的事情。

 

然而她没有等到阳光下的吸血鬼,只等到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过来,直接落在了两人身边的,

 

另一个穿着着军装的。

 

血族。

 

【好了,该回去了,你呆了一晚上了。】

 

来的血族说话的语调不同于与莉莉丝说了一夜的张佳乐略微的上扬,而是向下沉的低沉,但

是却充满了令人安心的因素,让她想起隔壁家那个老是在自己受欺负的时候保护自己的男孩子。

 

【你知道我在这儿啊?】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哪,而且这地方,无论从设计到名字都符合你的喜好,特别是名字。】

 

张佳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转头对着莉莉丝回了一个笑

 

【我们得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起码,在家里人醒过来发现你不在家之前?自己能下去吗?】

 

 

【我自己可以回去,不用担心,倒是你们,快走吧,马上出太阳了。】

 

莉莉丝看着两人笑开了来,摆了摆手,看着亮度更甚的天边,催促。

 

【那就不管你了,我们走了。毕竟,最聪明的人是最不愿浪费时间的人。我好不容易忙完,得回去找点安慰。】

 

那人说着突然一下把张佳乐抱了起来,转身准备跳下圣母寺的顶端,走之前转头对莉莉丝挑了挑眉毛。

 

【对了,乐乐应该不会告诉你我是谁,既然你们聊得来,梵卓族系,孙哲平,有事可以找我帮忙,实在不行如果给你初拥也没什么。】

 

【孙哲平你带坏小姑娘喂!】

 

【现在不是有挺多小姑娘挺向往的。】

 

【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莉莉丝忍着笑,点着头。

 

【好啦我知道了,你们快回去吧】

 

【那么。】

 

【有缘再见。】

 

莉莉丝看着他们俩消失在即将泛白的天空之下,想着,他们应该会在一起很久。

 

就如张佳乐说的,会有争吵和冷战,但最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毕竟聪明的人,不会浪费时间。

 

 

 

 

 

热病席卷佛罗伦萨的那段日子,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急切的盼望着上帝的到来与拯救。

 

莉莉丝望着那个已经长大的邻居家的男孩子在父母的拉扯中离开自己的视线,在他眼中看见

自己的女孩,无力的垂落下了双手。

 

在这黄昏中,她看见有个熟悉的人影蹲了下来,那个闪着光的肩章上,透出了自己的苍白的脸色。

 

【莉莉丝,你还记得,当初说的,要给你初拥吗。】

 

莉莉丝抬起头来,发现那个在人影身边站着的人,那个就算只见过一次,却足以让人铭记一生的面容。

 

果然啊,十年之后。

 

一切如故

 

 

 

 

 

 

 

莉莉丝第一次和子代讲起这个故事,是在百余年之后。

 

子代们听完这个故事,然后站起身来,看着对面城堡的一扇窗户。

 

大家都知道。

 

他们还在里面。

 

或许是在认真的处理事务,或许是在开开玩笑打情骂俏。

 

但是最终。

 

还是在那里。

 

两个人一起。

 

------------------------END------------------------

乐乐生快prprprprpr

今年也要和大孙开心的在一起啊x开创百花,干掉叶修x【ni

评论(2)

热度(61)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