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全职】尽处天涯【古风/双花叶黄】四

好想更新客户端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但是又不想手贱

啊这真是残酷

话说我是不是又好多天没更了

我忏悔……去了展子之后就要懒几天【跪





   蓝雨


  山上正起着瑟瑟的秋风,喻文州立于院中的枫树下,他身后,匆匆而来一个声音。


  “门主,微草和霸图那边来人了。”徐景熙略微施了个礼:“王门主和张副门主亲自到来,郑轩正在会客厅接待那两位等待门主。”


  “我知道了。”喻文州微微一笑点点头,抬手抚开袖上散落的枫叶。


  行至会客厅,喻文州朝着自座位上站起朝自己施礼示意的两人回了礼,报以微微的笑意道:“两位请坐,文州不知两位来访有失远迎,还请切勿介意。” 


  “喻门主客气,本也是我二人冒昧打扰。”王杰希摆了摆手随着喻文州的手势坐下:“此番前来,只是想问问,贵门黄少天的事儿。”



  “少天他怎么了吗?”喻文州依然保持着不变更的微微笑意望着那一边,王杰希和张新杰对视一眼,后者咳了一声:“嘉世内乱,叶秋前辈携带嘉世秘宝失踪引发嘉世的追……追击,原本是与蓝雨并无关系,然而前几日有消息传回,说黄少天与他在一起,协助他摆脱追捕,确有此事?”


  喻文州的笑意并没有因此有着任何的改变,不急不恼,他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吹开漂浮在上的茶叶:“少天前几日便下山了,至于他去做什么,我没过问,也没有他的消息回传,喻某也不知晓他在做什么。”


  其实原本也没有打算在喻文州这里问出什么实际性的答案,王杰希和张新杰站了起来,对着喻文州一拱手,前者眼神淡然,语气平静。


  “我二人此番到来,只想传达给喻门主一个消息。”


  “若是那人并非贵门黄少天便罢,与蓝雨并无关系,但若是却是他,那么微草与霸图,站在协助嘉世的立场之上,若有刀剑相向后难免的损伤,请勿怪。”


  说罢,两人便再度示意了一次,转身离开。


  


  喻文州又喝了口茶水,慢慢的放下。见那两人离开,在外守着的徐景熙走了进来,收走两杯还没动过的茶水,踌躇了两步还是开口:“门主,我有个疑问。”


  “问。”


  “微草和霸图……为什么要协助嘉世?”


  微微笑着抬起头来,喻文州缓缓的摇着头:“景熙,你要知道,叶秋……是个有能力开创下一个嘉世的人,王杰希和韩文清,想必是不愿意他创立起一个新的嘉世,来让这个江湖,更乱一些,竞争更可怖些。”


  “那蓝雨……”


  “我也从未说过我愿意这件事发生……然而少天……”


  话已至此,徐景熙也不再多追问什么,收拾好了东西,转身离开。


  

  

  


  “所以你们俩打算怎么办。”


  熬完药端来药监督完黄少天喝完药,随意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张佳乐一手习惯性的扭着自己的辫子,瞅着对面的两人。


  “为啥你说的就像我们在私奔一样……”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耸耸肩:“老叶你咋办。”


  “回杭州城。”


  ??黄少天一脸你疯了吗的表情,转头看了一眼张佳乐,发现他也没啥意外的模样,仔细一想,也转回了思绪。


  也对,苏沐橙还在嘉世,他也不可能就把人姑娘一人丢在嘉世那个地儿自己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逍遥快活……而且杭州这地方,好像对他真挺重要的。


  “少天你呢?”话题转而朝向了自己,黄少天揉了揉鼻子:“嘛,回去呗,反正跑出来也是一时头脑发热,估计这个儿时刻……基本上都知道我现在和老叶在一起还在帮他吧……文州那边肯定也不太好对付,我还是得回去才行,免得拖累蓝雨的话我还真是得在禁地自个儿关自己二十年了。”


  松开头发换而用手撑住下巴,手肘磕在桌上,张佳乐偏着头视线在两人之间流离:“那你们俩就此分手?毕竟现在这儿,杭州往北,蓝雨往南。”


  然后他就看着黄少天偏头看了看叶修,支吾了两声也没说出几个清晰的字句。


  既然这样,也只能再换个视线看向叶修。


  叶修耸了耸肩膀:“依我说,乐乐你和少天一路回蓝雨,要是路上遇到什么人了,还可以说少天一直和你在一起,连累蓝雨也不是我的本意。”


  点了点头,张佳乐没意见。


  黄少天的意见就有点大了。


  “老叶你什么意思啊!我也没说你连累我连累蓝雨了好吗,到时候我死不承认不就好了,他们难道还能屈打成招啊,你说的你挺伟大的,然而你自己回去指不定又被多少人追过来追过去,回不去怎么办啊,就算回去了之后你还能怎么样啊,等着沐橙自己跑出来吗?”


  这个你能帮到什么忙吗。


  张佳乐无奈的换了个姿势装作看窗外的风景的模样,他们的事自己搞定吧,我就一个人看看天看看地。


  那颗桂花树今年还在开花啊……我还以为这两年没人打理它早自生自灭了。


  还是说小远偷偷的来过?估计也不会吧,这离百花也挺远的,他要是常来,我总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还是说……孙哲平这两年就在这儿?知道我离开百花了,可能会到这里来,所以走了?


  来的时候感觉也不是太久没有人待过的样子。


  如果是的话,他与其走到这儿来,为什么又不愿意就那么留在百花呢。


  ……


  那我又为什么,宁愿留在这儿,也不愿意继续留在百花。


  “乐乐!”


  “啊?!”


  张佳乐被黄少天猛然的摇晃和在耳旁的喊声吓的回过神来,他瞪着眼睛望着眼前的人,话语都有些扯不清:“啥……干啥?”


  “我和老叶决定了!我陪他先回杭州,然后我再回蓝雨。”黄少天松开他,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你刚才发什么呆?”


  摇了摇头,张佳乐恢复适才的姿势看向外面,还没来得及再问什么,黄少天就被叶修一把拉着,走出了房间。


  “你就让他一人待着儿,怀怀旧。”


  


  


  


  


评论(2)

热度(36)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