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全职】尽处天涯【古风/主双花叶黄】二

嘉世内乱之后第七天,嘉世弟子已经放弃在周围寻找叶修的踪迹,开始朝着城外各处而去。


  已是入夜,黄少天隐在树后看着一波一波嘉世弟子穿越自己离开,带上斗篷遮住脸,迅速闪出来,瞄准时机躲开岗哨,进入了杭州城。


  兴欣镖局……找到了!


   仔细的环顾了四周,黄少天扣了门。


  片刻后,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出:“谁?”


  黄少天皱了皱眉,不太情愿的开口:“我找……叶修。”


  “你找他什么事?”


  “我找他什么事不用你管,他在的话就让他出来或者是让我进去!”黄少天听着这个声音就觉着火气在往上窜着:“不然你转告他,我黄少天不管他死活!”


  “黄少天?蓝雨的剑圣黄少天?”陈果懵着打开门,面前的人在自己的莫名其妙中瞪了自己一眼,迅速的闪进去。


  叶修刚好听见声音,从后面走进来。


  “哟,来了。”


  “什么哟哟哟的!你以为我为什么来!一副这么轻松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养老呢感觉没什么所谓的感觉一样!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正在被四处找,即便说是追杀也不为过!你明不明白!”


  “明白明白……少天你别激动。”叶修安抚的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所以我才找你呗。”


  “可是你先通知了……”


  “我知道你得到消息肯定就立刻离开蓝雨,传消息去蓝雨的安全性也略低,而且多半你也收不到,还不如传到那边去,你肯定会去,才能尽快收到消息。”


  叶修不紧不慢的解释着,随手安抚着在气头上的黄少天。


  陈果看着那边两个人奇妙的气氛,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然后,更加确认这个人就是叶秋没有错。


  “所以呢,你打算把沐橙带出来然后走?还是说你打算留在这儿。而且你找我来干什么。”


  “找你帮个忙。”叶修看了看天色:“就现在,跟我走。”


  


  “你倒是告诉我要做什么?”黄少天跟着叶修走在杭州城外的小径上,一路走一路就觉得不对:“这是……往嘉世走的路?叶秋……修你要去干嘛?话说你为什么又叫叶修了?”


  “本来就叫叶修,去拿东西。”


  叶修习惯性地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走的很随意,仿佛只是去一个普通的地方,然而那却是一个,他现在压根不能去的地方。


  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啊……黄少天本来想问,但是看着叶修背上的那把奇形怪状的伞,又突然问不出口。


  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把伞。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曾经在嘉世见过这把伞,在叶修的房间里。


  他很珍惜这个物事,黄少天能感受得到。


  “这把伞上还有东西没有带出来,我得取回来。”叶修却在黄少天问出问题之前开口这么说道,不是很在意的点了点头,反常的没说什么其他的,黄少天只是默默的跟着他走着,不发一言。


  这把伞有故事,叶修的故事。


  他之前的故事。


  一个他不知道,也没有参与过的故事。


  有什么好在意的,原本,他和叶修,也没有什么深刻的关系。


  又不是张佳乐和孙哲平。


  虽然关系挺模糊不清,但是,谁也没有走出最后的那一步,所以说,两人还只是朋友。


  指不定啊,就一直都是朋友了。


  


  穿梭在嘉世后院的树林中,黄少天渐渐知道了叶修此行的目的地。


  他以前的房间。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他有些茫然的低声问,叶修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也就不再多言。


  这个节骨眼儿,必然有嘉世弟子守在这附近吧……


  躲过打瞌睡的守卫,叶修自己从窗户钻进了屋子,黄少天也知晓他的意思,在外面望着风。


  谁也不会想到性格如黄少天居然会心甘情愿替叶修放这个哨,然而他却这么做了。


  “叶修,你好了没?有人来了。”


  远处遥遥的过来几个灯笼,估计是换班的弟子,黄少天轻轻的敲了敲窗户,叶修也正好钻了出来。


  “好了,走。”


  话音刚落,也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只鹰,向两人俯冲而来。


  “还是被发现了啊。”叶修的话语里找不到什么差异和惊慌,只是扛起了手中的伞,朝着黄少天扬了扬下巴。


  “走咯。”


  


  快天亮了。


  不太放心的陈果一宿没睡,站在院内看着外面的情况,就在此刻,远处亮起一群群火光。


  果然还是出事了。


  她略微有些急躁,但是却无能为力。


  不过黄少天既然来帮忙了,理应不会有什么事儿吧……理应如此。


  

    为什么现在会变成和叶修一起逃跑的局面。黄少天不明白,但是都变成这样了,也没什么办法。


  身后的嘉世弟子一波一波的,想必也有那么多是本来就在附近的就赶过来了,虽然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也对叶修的能力很有自信。


  然而自信并不能算什么,况且,敌众我寡。


  什么时候挂的彩都没有意识到,等到好不容易甩开了一干人暂时藏身在一个树丛旁边,黄少天才缓缓的松开一口气。


  “来。”叶修对着黄少天招了招手,让人朝自己靠过来,随手扯下了袖子上的一条布手法很随意的给包扎在了黄少天的手臂上。


  略微有些嫌弃的看了那个拙劣的手法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些什么,黄少天靠在石头边上,侧头望着叶修:“你拿什么东西去了?”


  “千机伞上捆着的玉佩。”叶修从怀里掏出来,黄少天蹭上去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好像刻着什么字,然而却看不太清。


  “就为了这个东西回去冒险啊……”黄少天低声嘟囔了一句,叶修听见了,摩蹭了一会儿那块玉佩,没有回应。


  转过去就一眼,黄少天就默默的转了回来。


  他挺不喜欢叶修这种眼神的。


  这种在怀念什么的眼神,而且还是明显的,不愿意让别人介入的那种怀念。


  现在尤其不喜欢,不为了其他的什么,就是会体现的,自己这么跑过来找他,和他一起犯险,甚至不管嘉世发现自己身份之后蓝雨那边喻文州他们会顶着怎样的压力的做法,特别的傻。


  你在做的事儿,别人根本就不想让你知道前因后果。


  


    “找到了!”


  突然而来的喊声让黄少天突然一下回过神来,果然是不能太走神了,刚想站起来,脚踝处却突然一抽。


  “叶修!你快躲开!草丛里有蛇!”黄少天朝着叶修喊了一声,也立刻抬手一剑扎中那条蛇的七寸。


  “少天?!”


  该死……还是有毒的。


评论(6)

热度(43)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