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全职】尽处天涯【古风/主双花叶黄】一

本咸鱼开新坑了

叶黄的小伙伴们我暗戳戳的摸进来了x好歹这也是我的初恋cp啊……

有啥意见请多提么么哒

第一章上打上戏份会比较多的tag打扰啦抱歉……

0

嘉世内乱,前任宗主叶秋下落不明,据传其随身带着嘉世秘宝千机伞。

武林盟主新一任选举之际,百花现任谷主张佳乐突然宣布卸任。其师弟邹远临危受命接任谷主,却无法达到以往高度。

嘉世百花衰微

轮回城异军突起

因叶秋携带千机伞,嘉世众人开始追踪叶修,意图夺回此宝。

  喻文州接到消息之时,距嘉世的内乱和叶秋的携物失踪,已经度过了整整四天。

 之于消息的传播速度,他没有什么心思去计较,但是这个消息传来,再加上前不久武林盟主选举之际张佳乐的隐退,都让他不禁有些琢磨。

 一宗一谷,三门五城。即便言传是平衡的势力,然而嘉世和百花深厚的底蕴摆在那里,在资历上还能与叶秋和张佳乐抗衡的,也只有霸图的韩文清。

 叶秋和张佳乐的离去之于嘉世和百花而言有何种深刻的影响,不仅是他喻文州,所有人心中都有数。

 大概是要变天了。

 轮回城那方的周泽楷,最近冒的极快。

 能在单打独斗中和他相僵持,不说取胜,但却可以保持不败的地步的人,也找不出太多的几个了。

 而蓝雨这边……

 喻文州再度望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字条,低眉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立在窗边的人,望了一眼演武场正中的人,朝着窗边的人开口:

 “郑轩,请少天到我这儿来。”

 “门主?”片刻之后,蓝衣的人一边随意的用手中的发带束着适才因为做示范而散乱了些许的头发,一边走进门:“什么事?”

  “你看看。”

  喻文州把手中的字条交于他,没束完发的人随意的咬着发带空出手接过瞥了一眼,眼神蓦然收紧,读完,猛然抬头盯着喻文州。

  无言,喻文州只是点了点头。

  “……可恶。”

  将纸条重新交回至喻文州的手中,啐了一口吐出牙咬着的发带,也不管那么多,胡乱的将其捆上,转身就走。

  “少天。”

  喻文州在他出门之际唤住了人,迅速的转头,黄少天的眼神有些深:“……你该不是要拦我吧,师兄。”

  “不。”

  喻文州微笑着摇了摇头。

  “路上小心。”

  

  

  江南的婉约,平和的街道,交织着的百姓。

  杭州城,一直都处在平静之中,其郊外坐落着的嘉世总宗,也是保其一方平安的重要保障。

  然而近日的杭州,不算平静。

  陈果站在镖局门口看着一波一波的嘉世弟子穿梭在街道之中,手上拿着画像张贴在了告示栏上,她知晓,这是在寻找在嘉世内乱中失踪的前任宗主叶秋。

  这个宗主太过神秘,甚至以往都没有任何人目睹过他的真容,以至于这样的寻找工作走的异常的艰难。

  昨日她押镖回城知道这个消息,心下也是颇为叹息。

  算了,这也不是她管的了的事儿,还是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镖局老板娘吧。想着,她转过头,对着厅堂内喊了一声:

  “叶修,帮一下小唐清理东西够不够。”

  这个昨天突然来的人感觉也是挺能干的,虽然他带着的东西只有一把模样奇怪的伞,还声称自己是叶秋,但是又叫叶修。

  把自己当成傻子骗吗,陈果心下也是无奈,不过想着他居然在城外帮自己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找碴的其他镖局的人,至少功夫是过得去的,也没什么理由不留他的。

  刚打算跨进门,就被身后的嘉世弟子喊住了。

  “姑娘,有看见过这个人吗?”那人把手中的画像给陈果看了一眼,陈果没太在意看,便摇了摇头:“没有。”

  嘉世弟子没有过多的流连,毕竟杭州城这么大,不加紧找若是让叶秋离开了嘉世的控制范围,此处距离轮回城距离也不远,若是他进入了轮回城的势力范围,那就不好找了。

  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陈果关了镖局的门,上门栓之时,突然睁大了眼。

  刚才那个画像的人……我似乎是见过的吧。

  她匆匆忙忙的插好门栓,跑到了后院。

  唐柔正在和背对着自己的男子清理东西,陈果咽了口唾沫,走上前:“叶修?”

  等着叶修转过头淡定的看着自己之时,陈果觉得眼前有些天旋地转。

  “叶秋?!”

  

  “我早说过我是叶秋了,然而老板娘你没信,这总不能怨我。”叶修被陈果按在椅子上坐着,语气一片无辜。

  “你!”陈果的气性窜起来也是快,不过现今也不是生气的时候,她扶着额头,心下无奈:“你怎么敢就这么留在杭州城。”

  “他们不会仔细的搜查杭州城。”叶修倒是淡然得很:“想必他们会以为,我朝着……其他地方去了。而且沐橙还在嘉世,我不能走太远。”

  其他地方?陈果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什么地方?”

  “是啊,什么地方呢……”仰头倒在椅背上,叶修望着房梁:“我本来,打算去哪儿来着。”

  “不过,果果你也不能赶他走了。”

  一直没说话的唐柔突然插入了他们的对话:“如果嘉世那边知道他本来就在这里然而你却说没有,他们可能不会在乎你到底是为什么最开始说谎的。”

  所以说很不好办……

  “安心了老板娘,有什么事我扛着。”叶修说着站起来挥了挥手:“若是你觉得哪里不合适,等沐橙离开嘉世,即日就走。当然,现在也可以。”

  我也做不出这等事儿。

  陈果无力的倒在了椅子上,摇了摇头。

  

  “邹远!”

  安静了许久的百花谷,在嘉世内乱之后的第五天夜里,被突然闯入的人给打破了宁静。

  这几日已经颇感压力的邹远本就找不到丝毫的睡意,正在谷中花海中发着愣,这地方是张佳乐建起来的,一花一木一草一树,都是他的手笔。

  然而他却离开了。

  被这么一声喊给吓到,邹远猛然站起来,转身,紧绷的神经没有因为看见来人而松懈。

  “黄少……有何贵干?”

  虽然他知道黄少天和张佳乐的私交很深,不过现在这个情况,谁都有可能对百花不利。

  “你别紧张,我费这么大劲穿过百花这么多复杂的迷阵和机关进来,只是想问问你,最近有见过乐乐吗?我找他,很着急,特别着急!”

  邹远茫然的摇了摇头,眼神中也是满满的失落:“我也想见他。”

  得到了答案,黄少天也不愿意多留,点了点头,转身飞快的离开。

  找不到张佳乐,他也不能确定叶秋有没有和他碰面,虽然说两人本来身处两个势力,而且因为种种原因,起矛盾的时刻也很多,但是黄少天也很清楚,私交这种事。

  而且张佳乐,绝对是一个愿意帮叶秋的人。

  有些事情自己不方便做,或许也只能拜托张佳乐了……

  一面想着一面离开百花谷,刚刚行至谷外的百花镇,黄少天迎面就看见一个人朝自己走过来。

  那人用宽大的斗篷罩着自己,显不出身形,却在经过自己之时,低声道。

  “杭州城,兴欣镖局,叶秋在那里,现在叫叶修,别多问,直接去,他在等你。”

  讲完,那人便匆匆的拐进街角,消失不见

  

评论(2)

热度(63)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