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双花】再度并肩【全员/刑侦向/ABO】二十五

其实我真的是高产宝宝,真的……【你走

二十五之后再度并肩就六万字了,已经超过预算了……看来前期废话太多……打算在七万字左右完结

讲真不是烂尾!我已经写多了!

嘛再一更……感谢还记得这篇文记得我的小伙伴们w

爱你们么么哒

以及

爱乐乐爱生活w大孙是个好A,真的w



一直都处于孤单状态的白言飞,今天终于有了个伴。

只不过他宁可不要。

他完全不清楚张佳乐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只清楚反正在他一早过来的时候……张佳乐感觉就待了挺久了。

满面微笑的给自己打了个招呼,张佳乐倒是很热情的在做应该做的工作。白言飞更加惶恐了……他还从来没见张佳乐在这个项目上这么走心,向来都没怎么管的好吗!这个地儿的老板娘!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找了个机会出去了一趟,白言飞给张新杰去了个电话,得到了【昨天的聚会张佳乐和孙哲平先走了】的讯息后,觉着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吵架了……吧……

不过即便我这么聪明明白了……但还是无能为力啊。

白言飞本来就不是很清楚张佳乐和孙哲平之间的弯弯绕绕,只知道这么段日子以来张佳乐的发情期都过的说容易也容易说艰难也艰难。

药一吃一大把,吃了就没事了。

然而越吃越多也不是个事儿啊。而且他老觉得以前相处起来的张佳乐虽然也是挺好的一人,和韩文清和张新杰比起来简直就是好相处几百倍啊……但是他也老觉得,张佳乐心里是空的,他偶尔和秦牧云说起过,那边倒是没啥特别的感觉,于是白言飞就把这归结为【omega的共鸣】

所以他也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最近的张佳乐是讲真整个人都明朗起来了,从里到外。所以说虽然张佳乐这段时间格外的不靠谱不干事儿,但是他内心还是为张佳乐高兴的。

然而这个叫啥来着。

一朝回到解放前。

烦恼的小白同志,只好默默的陪张佳乐一路监工一路办事儿,做个萌萌哒的小伙伴。

 

毕竟这么些年了,这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张佳乐了。

虽然内心已经要气炸了,不过张佳乐还是不言不语的跟着孙哲平回去了,洗了澡上床睡觉,第二天一早自然醒过来,洗漱打理,就一路到了义斩这边。

虽然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要再做什么,赌气不吃饭不睡觉不回家离家出走在外面吹冷风的博同情的事儿了,估计孙哲平也不会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同情自己,心疼归心疼,绝对还是一个字都不会说。

那干嘛还为难自己呢。

理智是这么说的……但是感情上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张佳乐这么冷处理了三天,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终于在三天后的下午,本来还在位置上坐的好好的看着设计图的张佳乐,突然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就走出门了。

白言飞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内心却微微松了一口气。

大概……会好点了?

张佳乐一路虽然不能说是狂奔,不过带着气势走的也是自带鼓风机的效果……路过的一干人看着他们老板娘脚都没停的就直闯进了老板的办公室,虽然也是面露惊恐,不过也一个字都没敢吐槽……

“来了。”

孙哲平平淡的语气让张佳乐的火蹭的又起来了,他猛地坐在了孙哲平的对面:“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过了乐乐……”

“我相信你说的是为我好!”张佳乐一拍桌子站起来,飞快的打断了孙哲平的话,直盯盯的看着他:“我能理解,不过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理由?有什么不能说的?”

“只有这个事,乐乐,我不能迁就你。”孙哲平也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张佳乐的身边,张佳乐转过身看着他:“你也没必要老是迁就我,不过这事情,我难道就这么不能知道吗?”他的语气已经缓了下来,眼神中有了一点无奈:“我真的想不明白,到了这一步了,你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给我说,更何况还是为我好。”

说完,张佳乐站在原地和孙哲平对视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后,他不再说什么也不再做什么,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不是不能给你说,只是……还不到时候而已。

 

 

给白言飞打了个招呼,张佳乐独自走出了义斩的大门,在街上闲逛了起来。

他真的想不通,到了这个时候了,孙哲平到底在瞒着他什么。而且其实说实话,他并不在意孙哲平有没有瞒着他什么,他只是想不明白,既然明确的表示了是在为自己好,又为什么不能告诉自己。

只有在做什么事害自己才不会说吧……但是他也愿意相信孙哲平在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烦死了!

张佳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越来越急躁的心情带动着他的信息素开始不稳定的散发,只顾着自己低着头在街上不停的走着。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一个别墅区,他皱了皱眉头,想着这是私人住宅区吧……就没再往里走,转头打算换条路继续游荡,谁知道一转头就看见不远处有一栋不高的灰色的楼,看起来像空楼,但是却有看不出来什么明显的荒废的样子。

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好奇心,就这么朝着那个楼走了过去。

 

“什么啊……叶修你靠不靠谱啊。”蓝河靠在车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象皱了皱鼻子:“你说的那家店在哪?”

“应该就是在这附近……沐橙是这么给我说的。”

蓝河迅速的白了他一眼:“那在哪?!”

“诶蓝河你不着急嘛,慢慢找。”邹远从副驾驶探过来一个头:“反正我们也没啥事儿。”“可是是这个不靠谱的人害我们在大街上转悠了一个小时,就为了找一家餐厅。早知道就不约你们出来了,浪费你们时间。”

小蓝你这么向着他们我也是很受伤啊。叶修内心默默的叹了口气,谁知道突然蓝河就喊了一声:“等等!”

……?

于锋下意识的踩了一脚刹车,邹远顺着蓝河的目光看过去,也皱了皱眉头:“那个……是蓝河那个案子的那栋楼?”

“小蓝啊你就不要瞎怀旧了……我们找吃的呢……”叶修刚想把蓝河从即将产生的负面情绪里摘出来,谁知道蓝河按住他的手有些着急的反驳:“不是的!我刚才看见张佳乐走进去了!”

……什么?他去那干什么?

另外三个人都愣了愣,邹远匆匆的给孙哲平去了个电话,手机关机了,打到办公室却是秘书接的,表示孙哲平正在开会,如果有什么事要转告请留言。

邹远报了自己的名字,刚想报地址让秘书转告孙哲平,却突然停下来了,转而表示,稍后再打过去。

挂了电话,邹远匆匆的发了条地址的信息给孙哲平,告诉了他大致状况,让他尽快赶过来。

“小远?”于锋没有理解他的举动:“为什么不直接说?”

邹远摇了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评论(10)

热度(56)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