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于远】接班人【2015于锋生贺】

情侣之间的吵架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之前在蓝雨,于锋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毕竟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没有吵过架,至少在他的可视范围之内,而后来在百花他也觉得这个问题没意思,因为邹远也不是那种能和他吵起来的人。

然而有的时候。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冷战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一切的起源都始于俱乐部方面的提议。

于锋老早就被经理找去交谈了一番关于接任的问题,临近十五赛季,即便现在的训练方式和保养方式都远远超往先,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也会比之前更长,况且以前尚且有韩文清叶修乃至于张佳乐林敬言这种可以打十个赛季乃至更多的选手,现在自然也不乏,甚至更多,就如同至今没有人退役的黄金一代。于锋作为之后出道的选手,再打两三年也并不勉强。

然而接班人这种事是需要提前准备的。

就如同高英杰卢瀚文宋奇英,作为主力角色的继承人,在前一代选手还没有考虑退役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职业赛场。

所以于锋在听经理说希望在近段时间尽快找一个自己的接班人的时候,于锋觉得的确是理所应当的,心里没有疙瘩,想着自己在训练营挑战赛亦或者是网游中注意一下,没有想到过和邹远说这件事情。

然而这天邹远从经理那里出来的时候,看自己的表情就有点……奇奇怪怪。
于锋当时也没想太多,见邹远来了人齐了就开始了训练,训练到途中他敲着键盘思考了一下,决定去训练营看一看,就取下耳机对身边的邹远低声说了一句【我去训练营看看,这里交给你。】就起身离开了训练室。

 

回来的时候训练已经结束了,而还在那里进行了一些指导的于锋回来的还挺晚,再走回训练室的时候人已经走光了,他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给邹远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不但没接还是挂断的,于锋眼皮子立马就一跳,总有一种深刻的,这事儿不好的预感,短信这时候就来了,邹远的,只有几个字。

【吃饭,什么事。】

于锋队长立马奔赴食堂。

这是不高兴了的节奏。

 

进食堂的时候,于锋就感觉一股诡异的气氛弥漫着,仔细看过去眼皮子跳的更厉害了。

莫楚辰和周光义坐在门口对自己猛打眼色。顺着眼光看过去,曾信然埋头扒饭,邹远坐在他对面,不紧不慢的……嚼着一块,牛筋。

神色飘忽,绝对是食不知味。

于锋压着跳的欢脱的眼皮走过去,在曾信然旁边坐下。

曾信然立马端着餐盘蹦起来,脚速甚似手速的逃离到了门口。

“小远。”于锋盯着邹远开口:“你怎么了?”

邹远目光平静的看着他:“没怎么。”

“……生什么气呢。”于锋觉得头疼:“有什么就给我说?”

“没什么。”邹远又吃了一块牛筋,继续目光深沉的嚼着。

于锋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邹远的脸:“面部表情都是僵硬的,给我装什么深沉,还是说在生我的气?怎么不开心了给我说。”

邹远瞅了他一眼,偏过头端着餐盘走了。

于锋大大第一次体会到自己可爱善解人意的媳妇儿生气的怎么一种……令人崩溃的感觉。

 

当天晚训邹远坚守节操没有和他说半个字,结束之后也没等着要做检查工作的自己,跟着大流直接就走了。

于锋回到寝室的时候,邹远刚洗了澡出来,看了他一眼依旧没说一个字,把电脑抱到了床上,坐在床上开始敲键盘。

于锋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站在那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也去洗个澡出来再说好了,还没走到浴室,手机就响了,接过来的时候上面是一个B市号码,接起来,于锋毫不意外的听见了一个从三年前开始就老是出现在他和邹远生活乃至百花生活的……欠揍的前辈声音。

“于锋我给你说啊。”

于锋想着自己应该把张佳乐的北京号码存下来了,下次可以拉黑或者是无视,一面走向阳台:“你说……”

“听说经理那个老头在给你找接班人?”

……只有你说他是老头了,于锋心里黑线着,然后回答了:“是。”

“你先前给小远说过没?”

“我觉得没必要……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初你不是也提早把他从训练营里选出来……”

“这就是问题所在,当时我选他出来的时候想的可是这次百花能得冠军然后我再训练他一段日子就可以开开心心退役了,我可没想到当年一如既往的亚军,然后我自己退役的事情。”

于锋脑子里一下就灵光了。

“……前辈的意思是,小远潜意识认为,选了接班人就……”

“没错。好了我不给你说了,剩下的自己搞定啊于大队长。”

说完这句话张佳乐就挂了电话。

于锋放下手机,转身看着坐在床上依旧在噼里啪啦敲键盘的邹远,叹了口气,走过去合上他的电脑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坐在床边没说话,只是伸手把人搂进了怀里 。

邹远没反抗,也没说话。

“小远,以前的事情是不会重现的,我不是张佳乐前辈,即将加入百花的那个人,也不会是你。我会和你一起走到最后。”

闷闷的点了点头,于锋觉得这气氛好刚想做点啥符合气氛的事情。

然而邹远的电话又响了。

拿过来一看是唐昊。

邹远低声啊了一声,急忙接起来:“喂……啊我没什么刚才突然和队长说话去了抱歉啊,没啥和你聊的了你去忙吧。”

“你刚才在和唐昊聊天?”

“恩……我给他说我需要树洞,放心啦我没和他说我们要找接班人的事情,毕竟他也是呼啸的……”

“那张佳乐是怎么知道的?!”

诶?邹远茫然了:“我没给前辈说过,那可能是经理征求过他的意见吧……怎么了队长?”

于锋有一种自己深刻的被张佳乐驴了的感觉。亏得自己刚才一心歉疚的和他对话?!

 

 

 

 

 

 

 

 

 

 

 

 

张佳乐:我就知道这事儿于锋绝对惹小远不高兴了,看我怎么逗他。

 

……话说是哪个亲爱的姑娘的点文是于远吵架来着……

评论(5)

热度(60)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