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于远】画板咚的前与后【架空校园】

美术系于锋x摄影系邹远

不知道啥时候写的玩意儿

居然是一篇在编导课上写的当堂故事改编的

除草除草

站在画室门口,邹远心里的滋味很复杂。从这个学期的第一天起,于锋这个名字就频繁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亦或许,是存在于百花美院所有人的生活里。

从蓝雨商学院转来的于锋,迅速的夺得了最近一届的校际比赛的头筹,并且还顺利的摘得了四年一度的市际全能头筹,甚至超过了才从百花转走到综合大学霸图的张佳乐。

而现在,他要给这个人打下手。

期待?有。不安?也有。邹远不了解这个初来乍到的学长,心里对这个才来就被院内的众多人奉为大神级别的人物充满了不确定,但是事情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他也无从选择,深吸了一口气,邹远敲了敲门。

里面过了一会儿后应了一声:“谁。”有力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邹远的耳朵。他下意识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后才回答:“大二的邹远……恩……张学长让我来协助你。”“哦。进来。”邹远闻言慢慢打开门,看见的就是坐在画架前的人的背影,他在画布上涂完一笔后才转过身来看了看邹远:“你好,于锋。”

“邹远。”邹远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恩……请多指教。”

半天没得到回复的邹远抬头莫名的看了看他,于锋正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摸了摸鼻子,邹远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他支吾了一会儿没说出来几个有实质性含义的字,就随意打量着周围转移视线,晃眼看见画室的窗户紧紧的关着,他挥了挥手驱散满画室的颜料味,走到窗边打开紧闭的窗户:“学长你要透点气啊。不然闷出毛病来就不好了恩。”

“谢了。”于锋随意的挥了挥手耸耸肩,然后对他招招手:“来,这边坐。”

邹远莫名的走过去坐下,于锋拿起铅笔对了对,翻了一页纸开始刷刷刷的在纸上飞舞。呃?邹远愣着没动……他在画自己?

“学长……”“别动。”刚刚开口两个字,邹远就被于锋给堵回去了:“画个速写,马上就好。”

哦。邹远在心底应了一声,然后乖乖的坐着没有乱动。

结束后邹远揉着自己僵住了的脖子无奈地看着于锋开口:“学长……张学长说让我来给马上举办的校庆展览打下手……不是来当模特的。”“我知道。”于锋削着铅笔低着头回答:“只不过画女的有点烦,刚好你身材比例还不错,就临时换换视觉感。”于锋放下铅笔后拿着橡皮擦擦拭那副刚完成的速写,邹远看着他修长的手指蹭过纸面,听见了发出的好听的细微的沙沙声。

“在看什么。”于锋突然的问话把邹远吓了一跳,他摸摸鼻子含糊的回答:“我在想学长是不是练过钢琴?手指线条很漂亮。”“不会。”于锋回答的很斩钉截铁:“先天的而已……你喜欢钢琴?”“小时候学过。”邹远笑了笑:“但是乐感不是很好,没有继续学下去,后来就学了美术。”

于锋看了看他,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沉默了片刻后,邹远觉得实在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起身告辞。

只是点了点头,于锋没有和他有过多的交流。

 

第二天清早,邹远带着早餐来到画室。

于锋看了看他手上的东西,要说什么但是又欲言又止。邹远麻利的从袋子里取出小笼包和豆浆,递给了于锋。

然后他对于锋咧开一个笑容:“要好好吃东西啊学长,早餐不吃容易低血糖的多不好。”

向来都不吃早餐的于锋,就这么破了例。

后来的日子里,邹远每天都带着早餐来到画室,于锋也就这么养成了吃早餐的习惯,说实话他自己都有些好笑,但是邹远,总是让他不知道怎么拒。

他知道邹远对他最开始,是带着忐忑的,但现在,两个人的距离,拉的那么近,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朋友一样。

亲密无间的朋友?

于锋看着在一旁帮自己调颜料的邹远,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就算每天都要去于锋那里帮忙,但邹远还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这天他抱着一大叠资料,被挡住了视线的他只能摸索着顺着楼梯往下走,一边数着楼梯的格数一步步的挪动。本来走的很顺利,从13到3,然后,他就看见于锋从下面上来,接着一愣,然后数错,顺利踩空。

天旋地转,邹远在周围一干姑娘的尖叫声中……扑进了一个软软的地方。

嗯?地板是这个样子的么?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在一阵尖叫声中,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腰间,抱着他硬生生转了一个圈。

哗啦啦砰。

资料落地的声音在邹远的耳边炸响,邹远看着那一大叠的东西落在地上,冷汗都出来了,如果刚才这些东西落在他身上……太恐怖了,他都不敢想。

还处在震惊中,邹远就听见脑袋顶传过来一个声音:“没事?”

邹远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支吾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出来,还是于锋先松开他,上下看了看他确定没有什么事情,拍了拍还愣着的邹远的头发,自己过去帮他捡东西。

邹远被一拍才回过神来,立马就过去一起捡,蹲在地上,他悄悄扭头看了一眼于锋。

谁知道刚好对上于锋看着自己的视线。

邹小远同学,猛的转过头看着地上,耳朵根红了一片。

“好了。”于锋收起最后一本资料册把它们抱好,邹远点点头示意于锋把他们给自己,谁知道于锋只是看了看他,然后开口问:“送哪去?”

……邹远很实诚的回答:“系学生会。”

“好。我和你一起。”于锋点点头,然后就自己先一步开始下楼梯。

诶诶诶?!邹远又是一个没反应过来,一直到于锋都走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了,旁边的同学拍了他一下后,才回过神追了过去。

后来的路途因为于锋的帮忙而显得有惊无险。从系学生会出来,邹远微微红着一张脸给于锋道谢,于锋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然后伸手揉他的头发:“以后小心点,好了你忙,我回画室了。”

乖乖的点点头,邹远看着于锋的背影,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心跳的飞快。

 

坐在画室里看着画板上的白纸,于锋皱着眉头迟迟没有下笔,片刻后放下铅笔,于锋拿起一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半,邹远还是没有现身。

邹远是个习惯很好的人,一般来说是不会迟到的,就算有时候有什么特殊情况,他也会先通知自己一声,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邹远的电话。

电话一直到自己自然挂断,于锋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懒得多想了,出了画室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有些无语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拿出电话又拨出去一个电话。

 

邹远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校医院的床上,床边于锋正在往水杯里倒水。

……我在做梦吗?邹远本来就很迷糊,现在更加迷糊了,索性就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会儿。“别睡了,起来吃药。”谁知道他闭上眼睛还没有半秒钟,就听见了很清晰的声音。

他猛的睁开眼睛,看着端着水拿着药的于锋,脑子里根本转不过来。

“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邹远在于锋的目光下有点尴尬,他看了看四周,让自己的视线和于锋尽量没有接触。

没多说什么,于锋只是把水杯和药递给了已经自己坐起来的邹远,说了两个字:“吃药。”

看了看药片和水,邹远乖乖的吃下去。于锋松了口气揉了揉他的头发,语气有些微微的不满:“生病了自己一点自觉都没有?”

邹远咽下药片又喝了几口水,看着水杯呃了几声:“那个……呃……我以为自己没什么事情的……真的,但是我也没想到好像有点严重,那个……呃……我不是故意的……呃。”

哎哟邹远你在说什么呢。邹远特别想把自己刚才说的全部一个删除键删掉。

“我去你宿舍的时候你已经发烧快到39度了。”于锋也没什么立场和他生气,再说了看着他这个样子也是挺可怜的,也就放缓了语气:“你自己一点都不觉得难受?”

点了点头,邹远回答的很实诚:“难受啊……所以我不想起来,本来想打个电话给你,但是手机在桌子上,我够不着。”

他还能说什么?于锋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接过邹远手上的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突然就没有话题的两个人陷入了莫名的几秒钟的沉默。邹远觉得太尴尬,就顺口说了一句话。

“抱歉让你担心了,以后不会了。”

然后于锋也是顺口就回了。

“知道会担心就别有什么以后。”

……

……

说完两个人就都是一愣,邹远又红了耳朵根,然后迅速的钻进了被子:“那个,学长我想休息一下,你去吃午饭吧。”

于锋看着背对他躺下的邹远,嘴角突然就扬起一个笑,他从椅子上起身,然后侧坐在床上拍了拍邹远露在外面的头:“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那个不用麻烦了真的。”邹远把头也缩在了里面。“生病了还想不吃东西?”于锋的语气带着一些威胁:“你确定?”

欲哭无泪的邹小远最终还是松口,不过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被被子包裹了,声音有些模模糊糊的不清晰:“那好吧……学长你买什么都好。”

“恩。”于锋应了一声,然后不由分说的把人从被子里拽出来,看着被憋得难过出来就大口吸气的邹远,他好笑的捏了捏邹远的脸,然后拿起外套出了门。

邹远看着他出门,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下一个瞬间他就又羞红了脸,小女生一样的又缩回了被子里。

只露出上半个头,一双眼睛眨着闪动着戳人心尖的喜悦。

 

于锋带着清粥回到病房的时候,邹远正坐在他靠窗的床上,看着窗外的绿化,在门口站住,于锋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拿出手机,相机一个咔嚓,把邹远吸引了过来。

淡定的收回手机,于锋走到他床前把小桌子抽出来,把外卖袋子里的午饭拿出来摆在上面,邹远看着桌子上的白粥和几样配的小菜,眼里透露出欢喜:“学校大门口对面的店里买的吗?”他有些迫不及待的用勺子舀了一勺粥吹吹送进嘴里安慰自己空荡荡的胃:“学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对面的那家店?”

看着邹远的表情,于锋在心底暗暗的觉得,自己一定不能说是去找张伟问的。于是,他什么都没有说。见于锋不说话,邹远也想大概就是凑巧,也就没有多问,心满意足的吃着午饭,于锋坐在一边看着他带着微笑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触动。

感觉到视线的邹远下意识看了一眼于锋,发现他已经在拿另外一个外卖袋子里打包的炒饭,以为是错觉,就没有问什么,继续低头开开心心的吃午饭。

果然是一个挺容易满足的人啊。于锋轻轻带着笑摇了摇头,而且,这么可爱也是犯规了啊,你知道么。

小远。

从校医院出来的那天下着零星的小雨,邹远站在玻璃窗内侧看着外面雾蒙蒙的一片。于锋办完了手续从他身后过来,看着他脸上淡淡的笑容,也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

因为刮风的天气,其实下的并不大的雨却把整个学校都弄的不甚清晰,更何况他们还隔着一扇上面早已经落满了水珠花的不像样子的玻璃窗。于锋看了一会儿,没有找到邹远开心的点,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发:“走了小远。”

“等等。”邹远拉住他,然后向他伸手:“麻烦把手机给我,学长。”

手机?于锋莫名的从手上邹远的外套里拿出邹远的手机递给他,邹远笑了笑,打开了一个照相软件,就这么站在室内,隔着玻璃窗,对着外面反反复复照了很多张相片。等到他放下手机转头的时候,发现于锋看着他,意味不明的笑着。

怎么了吗?邹远满脸的疑惑。

于锋没说什么,把外套给他让他穿上,带着人走到门口,打开雨伞,两个人走进这场雨幕。

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是不可能因为这么一场小雨而减少多少的。更何况还不乏有不少小情侣特意踩着这个好时节出来约会找浪漫,而他们偏偏又是艺术学院,艺术范儿的文青们又特别的多。邹远看着周围的人,然后下意识看了一眼于锋。

于锋正看着前面保持着良好的走路的时候人所需要的视线,没有注意到邹远。不自觉的撇了撇嘴,邹远轻轻叹了口气。

周围都是情侣啊。

女孩子们几乎都是挂在自己男朋友的胳膊上腻腻歪歪的走着的,邹远又看了看身边的于锋,视线落在两个人因为伞的大小导致不得不挤得近一些就时常碰到的手臂上,突然有了种挽上去的冲动。

不过冲动是魔鬼,邹远这么告诉自己。

他就只是安安分分的走着,跟在于锋的旁边,不多说一个字,多做一件事。

前方急促的车铃声在雨中显得突兀,邹远知道一辆山地车要从自己身边经过,但是他知道是不可能撞上的,就没什么大的移动,哪知道在山地车快要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于锋的另一只手姿势有些奇怪的伸过来,拉住了他的胳膊往自己那边拽了过去。

邹远被拉得一个趔趄。

“会溅上水。”于锋还没等邹远开口问就这么直径说了:“走路好好注意周围的路况。”

“恩。”邹远乖乖的点点头,看着于锋,然后就开始笑。

“笑什么呢。”于锋无奈的继续带着他往宿舍走。

“学长很好呢。”邹远这么略微抬头看着于锋:“照顾我这么两天辛苦了,恩,学长还真是意料之外的是个很温柔的人。”

温柔的人?于锋挑了挑眉,这好像是他活了这么二十年,第一个说他温柔的人了。

说这两句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邹远的宿舍门口,邹远从伞下跳进楼道,对于锋挥手:“学长回见!谢谢!下次见!”

于锋点了点头,也就这么转身离开。

但是邹远还站在楼道里迟迟没有动,一直等到于锋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的树下,才提着自己的东西走上了楼。

脸上有点热,是不是还在发烧啊。

邹远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进了房间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果断的扑上了床,把脸埋在枕头里。

怎么办学长好温柔。

他的小心肝有点颤颤的。

 

 

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的邹远醒的特别早。

他在床上翻滚了两圈,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对着窗外一笑,翻身下床带好东西洗漱出门。

早点铺的煎饺和豆浆两份,多加点糖。

邹远心情特别好的来到画室,愉悦的一边开门一边喊:

“学长早!”

然后他就愣了。

张伟站在于锋旁边对他抬了抬下巴:“哟小远早,又没有我的早饭?”“什么叫又!”邹远回过神来皱皱鼻子把袋子放在桌子上对着张伟哼哼:“我第一天早上看见你好吗张学长!”

“诶……算了,我就是来看一眼。”张伟对邹远摆摆手:“要知道前两天于锋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啊我还真是……卧槽于锋你干什么!”

本来还在纸上画素描的于锋一铅笔就戳到了张伟的面前:“闭嘴。”“你这是对学长说话的态度吗?!”“学长请闭嘴。谢谢。”

……张伟表示他不应该来这里,于是,他机智的离开了。

顺了两个煎饺离开了。

邹远在心底吐槽了两句张伟就过去看于锋画的画,然后整个人又愣了:“学长……”

于锋点了点头表示你继续说。

但是邹远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画上的那个人是他吧!邹远看了半天那个速写,脸上又开始发烫。

转头看了看他,于锋又在纸上添上了几笔,邹远看过去,脸颊陡然升温:“学长!”

“恩?”于锋这次用言语表示了他的疑问。

“学长你是在画漫画吗!”邹远指着纸上的自己脸颊上刚刚才画上去的几条斜杠构成的微妙的绯红:“什么啊这是!”

“画你。”于锋转身看着他一笑:“实事求是,你的确在脸红……不过我很好奇,你脸红什么?”

要告诉你才有鬼!邹远赌气的要去撕那张画,谁知道于锋准确的判断出了他即将进行的行为,迅速的按住了他的同时把他拉的转了一圈,邹远一个不稳就背靠在了画板上,面色有些惊异的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于锋。

心跳的飞快。

于锋低头看着他,然后略微一笑:“还脸红?”

“学长你放开我!”邹远终于是有点理智了,他开始推搡着于锋的肩膀挣扎,于锋按住他的肩膀低声:“这是画板不是墙,别碰倒了。”这么一句话下来,邹远,认命的没动了。这个情况还真的是糟透了!邹远气鼓鼓的,头撇到一边不看于锋。

沉默了几秒钟。于锋突然开口。

“小远,我喜欢你。”

……

……

?!邹远觉得自己耳朵短路了,脑子短路了,甚至整个人都短路了。他瞪大着自己的眼看着于锋,好久之后才颤抖着语气反问了一句:“……学长你说……什么?”

“我说。”于锋淡然的不像样子:“我喜欢你。”顿了顿,他补充问了一句:“你喜欢我吗?”

没说话,不过邹远乖乖巧巧的点点头。

于锋笑笑,低头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后来百花就盛传了一个新的告白方式。

叫画板咚。

 

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一个元旦,学校的游园会上,本来只是路过的邹远,被室友拉去参加活动。
跳长绳。
邹远手里还抱着没来得及给他的相机,不过表情很镇定也没有慌乱。他抽空看了一眼旁边的于锋,发现他莫名的在笑。
好笑吗?他跳完最后一个跑出来,对室友打了个招呼,然后扯了扯围巾看着还在笑的于锋嘟嘴:“笑什么呢!我跳绳就这么好笑吗?”
于锋摇摇头,搂过他的肩膀往前走。
新年的倒计时和烟花是百花美院的传统,两个人早早的抢占了有利地形,有的没得开始聊天。
邹远对那件事不依不饶。
于锋没办法,只能招供。但是那个原因,却让邹远真心愣住了。
“高中的运动会上我看过你跳绳,抱着单反,挺淡定,就和刚才一样。”
“当时我就觉得,你挺可爱的。”
……邹远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们高中同校吗?”
“嗯。”于锋淡淡的点点头。
“所以你第一天就认出来了!”邹远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
于锋嗯了一声点点头。
邹远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郁闷。
这感觉就像掉进大灰狼陷阱的小绵羊一样。
而且还是开开心心心甘情愿的踩进去的小绵羊。
邹远表示他生气了。
于是他哼了一声,侧头看着夜空不想搭理于锋。
于锋捏了捏他的耳朵笑言:“你比小绵羊可爱多了。”
邹远转头震惊的看着于锋。
“都写脸上了。”于锋顺手在他脸上揉了揉。
“你占我便宜!”邹远不乐意:“我的脸不是给你揉的!”
“给亲的?”于锋这么问了一句,完全也不理睬邹远会怎么回答,低头就亲了他的侧脸。
邹远红着一张脸想咬他。
他也付出了行动。侧头扒着于锋的胳膊,作势要咬上去。
哪知道于锋顺势搂住他的腰,自己凑上去吻住了正张着的嘴。
被反袭击的邹远真心的无力反驳。任由于锋的舌头在自己口腔里席卷了一圈又一圈,在他感觉有点喘不过气的时候才放过了他。
邹远红着脸瞪他:“你怎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于锋把他揽进怀里,低头笑:“因为你是我的。”他低头靠在邹远的耳侧,声音有些低沉,一下下撞进邹远的心里。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你都是我的。”
把头埋进于锋的怀里,我邹远听着渐渐开始的烟花的爆炸声,心里也这么爆破出一阵阵的急剧的心跳。
于锋揉了揉他的头发,抬头看着漫天焰火。

高三历来都专注学业,也就不会参加什么运动会。那年的运动会,于锋只是下课的时候去食堂买水,顺便去操场看了看。
正好看见有个正在跳长绳的班级好像人数出了点问题,旁边正在照相的小单反,就这么被拉了进去。
于锋看着他淡定的抱着相机跳了三下,顺利出了绳圈,继续拍照。
挺可爱的。
他当时就是那么想的。

后来他很多次在校园里看见过邹远,这么个人,就这么渐渐的走进了他心里。

偶然在百花重见邹远,他就是刻意让张伟帮的这么一个忙。
不过要不要告诉邹远,还有待思考。
反正,他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思考。
_END_

评论(33)

热度(66)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