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2015邹远生贺】百花将因你们而存在【新旧双花】

#时间轴有病系列#

#百花欢乐多#

#予百花冠军的执念#

#称呼有病系列#

 #不要看标题这是一如既往的逗比风#

这个赛季,百花得偿所愿。

一整个赛季的高强度练习和比赛,让整个百花从上到下都身心俱疲,虽然最后的冠军给了大家无上的安慰,然而身体上的劳累却是不可避免的。

夏休期开始的这前几天,邹远都睡的昏天黑地不知今夕何夕。于锋也睡了一天,不过恢复的很快,看着邹远累也就任由他继续睡。

一直到了这天早晨。

邹远睡到半途醒了一次,看着窗外灰蒙蒙的一片,迷迷瞪瞪的想着可能是要下雨了吧,这么想着身体上突然就有点冷,只好朝着于锋怀里蹭了蹭继续睡。

这个时候已经是快到早晨七点半,于锋快要自然醒的时间,被他这么一动于锋迷糊了半分钟就彻底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已经再度睡着的邹远,无奈的关掉了温度过低的空调,自己起身,给邹远掖了掖被子,再低头吻了吻睡颜美好的人的额头,起床收拾了一下,打算去做早饭。

刚走到客厅就被突如其来的门铃声给吓了一跳。于锋先是愣了一下,连忙就走过去开门。

开玩笑,在这么按下去小远绝对会被吵醒。

开了门于锋看着门口的人一秒,两秒,三秒,然后看了一眼门口的人身后的一群人,一秒,两秒,三秒。

然后果断伸手拿了玄关鞋柜上的钥匙随便蹬了一双鞋,一步出门关了自家房门。

“你们……”

“于锋你简直了!还关门!”

这么一句蹦出来的一瞬间于锋就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

“小远在睡觉……前辈你小声一点。”

“怎么这个点还在睡啊于锋你是不是昨晚上欺负……卧槽孙哲平你拽我干嘛。”

“如果不是今早上我把你直接带到了车上你起得来?”

“不过说真的你是怎么把我带到车上的我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于锋默默无视了突然开始秀恩爱的两个前辈又看向另外一群人:“……你们干什么?”

张伟看了看张佳乐和孙哲平:“他们说,不对,是佳乐说要来给小远过生日。顺便庆祝百花得冠军。”

剩下的几个人默契十足的点了头。

于锋略微茫然了一秒钟:“小远的生日是明天。”

“对,所以今天就要开始过啊。”

张佳乐拒绝和孙哲平讨论他是怎么上车的问题后又窜了回来:“今天祝贺得冠军明天祝贺生日,多好。”

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歪理。

然而还找不出怎么反驳他。

于锋还没说什么,就听见房门里似乎有什么响动的声音,在他愣神的这么一瞬间,张佳乐大神手速飞快的夺过了他手中的钥匙飞快的开了门飞快的窜进了屋扑倒了一脸震惊的邹远:“小远!恭喜啦。”

然后捏了捏邹远明显被吓到的脸:“我就知道你们能行的。”

张伟和莫楚辰对视了一眼,然后带着朱效平周光义和曾信然冷静的走进了屋。

于锋复杂的看着被张佳乐扑倒在沙发上依旧没有反应过来的邹远,嘴角抽了抽:“前辈。”

一边的孙哲平淡定的:“恩。”

我去。

于锋在心底爆了个粗,三步并作一步上前去,不好把张佳乐拉开就只好把邹远从里面拯救出来搂着:“前辈你冷静一点。”

邹远看了一眼于锋,总算有点清醒了,他刚才又醒过来发现于锋不见了,起床在家里转了一圈都没找到人,想着可能去买早点之类就打算回房再睡一会儿,谁知道迷迷糊糊的手打到了茶几上的水杯碰掉了,还没有来得及捡就被突然闯进来的张佳乐扑了个正着,接着脸上传来迷之疼痛,还没有喊疼呢就被于锋一把拉到怀里揉脸。

他发觉他这五分钟过的好丰富多彩。

“那个……前辈……还有大家,你们来做什么?”

终于彻底清醒的邹远终于意识到自己正以一个闪瞎单身狗x的姿势躺在于锋怀里,立马红了脸立起来抓了抓杂乱的头发。

“祝贺百花夺冠啊!”

张佳乐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小型的彩带桶,噗的一声撒了于锋和邹远一头,然后立马掏出另外一个撒了另外五个人一脸。

啊百花缭乱的景象真漂亮。

于锋心塞的扯着头上的彩带,顺便给邹远也收拾了,深深的后悔刚才自己被张佳乐抢走了钥匙。

邹远茫然的被于锋收拾着脑袋,想着佳乐前辈又在玩什么啊……感觉不能理解。

张伟无力的扯着脸上的彩带,想着自己特别想放一个熔岩烧瓶烧死张佳乐。

莫楚辰淡定的扯着脸上的彩带,觉得是时候该放出神圣之火了。

周光复杂的扯着脸上的彩带,觉得自己幸好从霸图转到了百花。

朱效平无语的扯着脸上的彩带,想着是时候该召唤出哥布林来收拾一下彩带了。

曾信然喜悦的扯着脸上的彩带,想着乐乐前辈真的很好玩啊。

“好了我们来聊聊看接下来玩啥!”

张佳乐无比兴奋的。

朱效平is watching孙哲平。

被无视。

周光义is watching孙哲平。

伤害豁免。

莫楚辰is watching孙哲平。

牧师抗不过狂剑。

张伟is watching 孙哲平。

收到了反弹攻击。

于锋is watching 孙哲平。

前任第一狂剑获得胜利。

一群人arewatching张佳乐

“你说吧你想好的是玩什么。”

 

闹腾了整整一天,接近凌晨。终于送走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和百花的一众人道了别,于锋带着邹远回了家。

累瘫了的两个人泡在浴缸里不想多说话,于锋搂着邹远,水汽朦胧间看见放在近处的手机一闪一闪的。

看来是备忘亮了啊,凌晨了。

于锋低头,在已经快睡着的邹远额上落下一个吻:“生日快乐小远。”

邹远抬头对他眯着眼睛笑:“谢谢队长,接下来也要一起加油。”

 

“满意了。”

孙哲平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到阳台上,伸手把趴在栏杆上的张佳乐从后搂住:“开心了?”

“恩。”

张佳乐微微一笑:“从哪里来说都很开心,百花终于得到了冠军,而小远和于锋也摒弃了从前的繁花血景,新的百花,想想突然觉得很欣慰啊。恩略微有些感动。”

“就知道你不是单纯的想闹腾。”

孙哲平换了个姿势把张佳乐带离阳台进屋放床上:“今天这么闹腾,早点休息。”

“等会儿。”

张佳乐伸手去够手机,看了一眼刚过零点的时间,满意的发了短信出去。转身搂着孙哲平的腰:“睡吧,晚安大孙。”

孙哲平无奈的伸手过去打算按黑张佳乐的手机屏幕,看着上面的信息,意料之中,没多说什么,关了床头灯,搂着人睡觉。

 

【生日快乐小远,百花会因你们而存在。】

 

 

 

!!!!!!!!!!!!!!!!!!!写完了!!!!!!!!!!在第二天之前!!!!!!!!!

好了我终于还是……得偿所愿

一直想写这个梗,百花得到冠军之后的新旧双花。

好啦小远生快【你滚

隐藏的张莫你们看见了吗【并不是


评论(11)

热度(52)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