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百花中心】这么些年【双花/于远】

百花中心合志《夏花》的文x

解禁啦x高考完啦x我来除草啦x

通贩地址x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2oH2fA&id=45323049902&qq-pf-to=pcqq.group


百花缭乱在大漠孤烟倒下的那个瞬间,给了寒烟柔最后一击。

荣耀。

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兴欣卫冕失败。

张佳乐看着手里取出来的账号卡,起身。

是结局了。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媒体们专注于霸图对兴欣的狙击的程度,也比不上对张佳乐获得首个国内冠军的程度。

世界冠军张佳乐,在他职业生涯的第十年,终于取得了他一直追寻的东西。

然而,就在聚光灯下,张佳乐淡然的看着所有人,说了四个字。

“我会退役。”

“为什么?”立刻就有反应比较快的记者反问:“明明你才刚刚达到巅峰,你也不是到了非退役不可的年纪。”

坐在他身边的韩文清都还在,他的职业生涯应该也不会已经走到了尽头。

“到达顶点之后呢?谁能说不会摔下来。”张佳乐一笑:“爬到一半摔下去我还能接受,但是如果都到山顶了我还掉下去,我输不起。”他耸耸肩:“别以为我多输得起……我的执念已经达到,在这里要感谢在霸图的这段日子,韩队,张副,奇英。”他对着一起参加发布会的几个人微笑:“还有其他的大家,谢谢。你们,加油。”

韩文清点了点头,他就站起身,头也不回的,一如去年的林敬言。

也如同他一样,在过道,遇见了当初的队友。

邹远,还有,

孙哲平。

“退役之后,前辈会不会留在霸图?”邹远也是四个赛季的磨炼了,各个方面都长大了不少,但是面对张佳乐,特别是私下的张佳乐,他还是带着自己一如既往的尊敬。

“不会。”张佳乐笑着摇摇头:“我留下干嘛?霸图本来的编制就没有弹药专家。”

“我啊,是真的挺谢谢霸图的。”张佳乐又笑了笑。邹远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点难过。

张佳乐从来都看起来很乐观,似乎不需要任何人担心。但是邹远清晰的知道,七赛季结束后的张佳乐,状态有多么糟糕。

张佳乐之于百花是否仁至义尽,对于他,或者是对于百花的队员来说,似乎不是那么重要。

张佳乐退役的时候,他想的是。

挺好,就让前辈休息一下吧。

 

邹远看着面前的张佳乐,目光闪烁。

“要说什么?小远。”

“前辈。”邹远目光定定的:“回百花吧。百花的编制里,弹药专家很重要。”

张佳乐显然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当时就是一愣,还愣的有点久,好久之后他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小远……我对百花……”

“没有。我不觉得前辈做错了什么。”邹远打断了张佳乐的话,语气坚定:“我,大家,都没有,大家都很理解你,真的。”

“我知道。”张佳乐苦笑:“我离开百花又去霸图,舆论都是粉丝乃至是大众的,所以,如果我现在退役又回百花,无论是一年之后复出或者是指导,舆论又会变成什么样,小远,你想过吗。”

张佳乐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没有想过,我这次说退役也很突然,你们没有准备,你也是一时的激动而已,冷静点小远,有些事情,是回不去的。”

邹远却又摇了摇头:“不是的前辈。我和队长他们刚才商量过了,我才来找你的。”

张佳乐的手停在邹远的肩膀上,他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立场回到百花,不过他实在受不了邹远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心一软,只能松口:“……那我想想。你先回去吧。”

 

“给他这么大的期望,如果一旦让他失望,你想过吗?”邹远走后,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两个人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对视了几秒钟后终于开了口:“你让他想,你自己也没有多想。还是这样。”

“还是哪样?不负责任不考虑后果?”张佳乐轻笑了一声,看着孙哲平的眼神有点飘忽:“那又怎么样?反正有可能回去的是你不是我,虽然你走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动你不愿意拖累百花,我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骂我。”

孙哲平听着就开始皱眉头:“张佳乐。”“在呢。”张佳乐看着他笑:“什么事。”

“你真的想回去?”他上前一步:“理由。”

“和你有多大的关系一样。”张佳乐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孙哲平,我他妈有时候真的挺烦你这么了解我。”

他咬着下唇,语气带着笑,却透着浓厚的无奈:“明明我们是对手。”

被他一句话噎住的孙哲平,一时间竟然没办法反驳他。

以前他们是搭档,繁花血景之间需要的默契,他们是对彼此的习惯和想法心知肚明的。

后来他们是对手,荣耀赛场之上充满的敌意,他们却也对对方的战术和行动了如指掌。

“好笑吧。”张佳乐哈的笑了一声。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真是他妈的太好笑了。张佳乐想起这么两个赛季,他们偶尔的焦灼的单打独斗,和团队赛上把自己对对方的了解转化为对方的弱点提醒自己现在的队友。

这些事,当时都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

联盟也有那么一些成为对手的搭档,张佳乐时常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兴欣对嘉世挑战赛的时候,苏沐橙心早就不在嘉世了,所有人都知道。林敬言和方锐之间有联系,还很和谐,张佳乐也知道。

知道又怎么样,他也只能这么来麻醉自己。

无论对孙哲平而言他张佳乐处于什么地位,但对于他而言,孙哲平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只是搭档这么简单。

然而又能怎么样,一切,已经走到今天。

难以回头。

张佳乐没听见孙哲平回话,就自己继续开口:“我欠百花的。”

“欠什么?冠军?”

“没错,我欠百花三个冠军,我欠百花的荣耀。”

“张佳乐!”孙哲平伸手按着他的肩膀,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你为什么还这么执念!”

“我说了!是我欠百花的!”张佳乐看着他,语调陡然升高。

“无论三五七哪一个赛季,都是我欠的!”他看着孙哲平,慢慢放缓语气。

“孙哲平,我甚至欠你的,你明不明白。”

孙哲平送下手上的力道,叹气:“那个五赛季,是我欠你和百花的。”他本来想抬手摸摸张佳乐的头发,但是又顿住了:“你知道的……乐乐……”

“别这么叫我!”张佳乐触电般的甩开他:“你不欠我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自己很清楚。”他转头,转身:“别说了,好好在义斩吧……再见。”

是我太一厢情愿,是我的错。

孙哲平,别给我希望。

我害怕失望。

你想过吗?

 

夏休期开始之后,张佳乐回到K市。

他站在这个熟悉的机场和闻着熟悉的气息,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怅然。

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虽然这个城市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自己是清楚不过的。时过两年,从霸图回到百花的主场,张佳乐脑子里满满的,全是他的青春。

十八岁的张佳乐在K市见到孙哲平,然后,一起与百花生死与共。

十九岁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得到第一个亚军。他们那时候,开心的无以复加。

二十一岁的他们,遇上了这么多年来,第一个阻碍。

张佳乐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孙哲平在医院的时候,自己哭的有多么崩溃。

脑海里翻江倒海的张佳乐,看着茫茫的人海,突然就笑了。

“前辈!”邹远的声音有些远,张佳乐慢慢的回过神来,邹远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他看着那个长大了许多的人跑到自己面前,对自己伸出手,笑的那么开心:“欢迎回来。”

“诶。”张佳乐也笑着伸出手和他拥抱:“恩。”他看了看站在不远处没有过来的于锋,低声对着邹远笑:“你的新队长他不喜欢我?”“诶?”邹远本来想转头看看,但是被张佳乐卡住了动不了,只能眨眨眼:“有吗?队长可能只是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张佳乐挑了挑眉,然后把他拉开:“我亲你一下他就好意思了。”

“前辈?!”邹远惊恐的看着张佳乐离自己越来越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有一只手拉住自己的胳膊往后拽,他微微趔趄了几步,就栽进了于锋的怀里。

于锋的脸有点黑:“张佳乐前辈。”“恩?”张佳乐眯眼看着他笑。“……”于锋看着他揉了揉眉头:“你是不是太开心了。”

“当然。”张佳乐习惯性的甩了一下自己的小辫子:“我得了冠军还回了故地,开心的不得了。”

“开心就好……”于锋觉得自己有点无力,果然他的判断是对的,对张佳乐这种人,他完全不知道怎么相处……还是小远好。他看了一眼怀里的邹远,低头轻声说了一句:“就算是前辈,也保持距离。”

邹远有些委屈:“可是……”“听话了小远。”张佳乐听着就笑了:“走了,我还想看看百花现在怎么样呢。”

 

张佳乐退役之后会回到百花的消息是放出来了的,论坛上刷了好多天的消息,褒贬不一,网友和粉丝的力量把张佳乐推上了这个夏休期的舆论之中的风口浪尖,张佳乐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不过他也的确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阵仗,他和于锋和邹远在街对面就看见了在百花门口围着的一群人,张佳乐看着这个架势,叹了口气:“我居然还这么受百花粉欢迎?”

于锋把车在对面停下,语气不咸不淡的:“搞不好是来打你的。”

张佳乐一愣,然后手撑着下巴靠在车窗上,没说话。

突然有些奇怪的气氛让邹远有些奇怪,他看了看于锋,发现他的表情也是有些迷惑的,他刚才应该不是故意的,至少不是故意讽刺张佳乐的,邹远又看了看张佳乐,发现他的表情只是比较落寞,也没有……觉得生气了的样子。

两个人又对视了一眼,这么几年的默契,也让两个人统一了战线,不多问张佳乐什么。

张佳乐在窗户上靠着,靠了挺久。他看着窗外的垃圾桶,目光闪了闪。

 

“张佳乐我说你能换个地方吗。”孙哲平看着站在垃圾桶旁边对他招手的张佳乐就觉得一阵无力吐槽的感觉涌上心头:“而且你马上是要去吃宵夜。”

“站在哪里不一样。”张佳乐倒是无所谓:“诶今天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每次都是我做主多无聊,你想吃什么?”

“我无所谓,你想吃什么吃什么。”

“孙哲平配合一点!”

“本来也不是我要吃。”

“孙哲平!”

“行行行……好了乐哥我们走。”

“嗯哼知道我是哥了。”

“……乐乐你别蹬鼻子上脸。”

“……滚滚滚!”

 

“走吧。”等到张佳乐转过头视线从看着垃圾桶转而看着于锋的时候邹远其实已经要忍不住了,就这么硬生生被截住了。

他们看着张佳乐走下车,沉稳的走向那群等待他许久的人。

“队长。”邹远拉了拉于锋的衣袖:“我有点想哭。”

“恩?!”于锋被略微惊了惊:“小远?”“……这么多年了,前辈的背影,还是没变。”邹远趴在车窗上看着越拉越远的张佳乐的身影,抿唇。

“一如既往的,孤单。”

 

这个夏休期,结束的格外的快。

恢复训练的第一天,张佳乐说自己不忐忑那是骗人的。

他推开这个阔别了很久的训练室的门,才跨进去第一步,碰的一声把他惊的一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如其来的礼花撒了一身。

“……”张佳乐无语的看着面前他的本家:“……张伟……”

“欢迎回来!”

还没等他说接下来的话,训练室里整齐划一的声音就让他怔住了。

张佳乐揉了揉眼角,低声笑:“谢谢。”

接下来的日子有条不紊,张佳乐也发现邹远的水平和他离开的时候已经远远不在一个层次上,按理说,百花的现状应该好很多。

但是十二赛季的第一场和轮回的比赛下来,张佳乐却发觉了不对劲。

复盘结束之后于锋说了散会,张佳乐等着其他人出去,然后思索着开口:“小远于锋,你们俩等等。”

“恩?”于锋和邹远对视了一眼,重新坐了下来。

“你们俩没必要的。”张佳乐靠在椅背上,视线向前看着,但是却没有看着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而是看着会议室木质的大门:“你们没必要一定要练成繁花血景。”

“前辈……”

“繁花血景不一定适合你们。”张佳乐叹了口气:“不是指你们俩的默契和配合不够,而是本身的性格使然。”

张佳乐站起身,笑了笑。

“真正的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是孙哲平和张佳乐的故事。”

“或许你们或者其他人能打出繁花血景,但是那终究不是原来的那个。”张佳乐拉开会议室紧闭的窗帘,趴在窗户上吹着风:“下一场比赛是和兴欣的,新科冠军的势头很强的,就算叶修退役了也是一样……不过现在……恩,你们加油啊。”

说完,张佳乐对他们挥了挥手,自己走出了会议室。

邹远有些局促的拽了拽于锋的手:“前辈他?”“……”对于张佳乐这突然发表的关于繁花血景的感叹和他突然间的话题转变,于锋也有点不能理解,他也没法回答邹远的问题。

不过。

他把邹远拉过来面对自己,看着他的眼睛轻声:“他说的对。真正的繁花血景,是属于他和孙哲平的故事。小远,我们的故事,不应该也不能称为繁花血景。”

邹远的目光闪了闪:“可是……”他低着眉眼,语调颤颤的:“百花的故事,应该是繁花血景来造就……”

“我们试试看。”于锋心里清楚邹远的想法,其实他自己也是很犹豫的,核心的选手配合方式的转变对于战队是有很大的影响的,但是这个赛季刚刚开始,做出改变的最佳机会,如果放弃了这一次……如果百花打进季后赛,那么那时候改变不仅来不及,而且还容易成为破绽。想到这里,他抬手把邹远拥进怀里,摸了摸他的后脑:“对兴欣,试试看。”

长长的一声恩之后,邹远还是有些迟疑:“对兴欣……会不会太冒险?”

“兴欣是最好的选择。”于锋想起张佳乐的表情和他欲言又止的脸色,稍微一想也能想出他要说的是什么,就算张佳乐这个人在某些方面显得有些跳脱,不过他的经验还是放在那的,很多事情,还是看得透的。

“兴欣毕竟是个新战队,叶修和魏琛退役了,现在队伍里只有苏沐橙和方锐有充足的经验,他们相比较而言,距离还是有很大一截,而且,他们现在没有能优秀运用君莫笑的人。”于锋说着说着邹远就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眼神定定的看着于锋,看的于锋有点慎得慌,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脸:“你看什么……”“队长你有点小帅小帅的。”邹远眯着眼睛看着他笑。听了这话觉得更好笑的于锋顺着他的脸捏住他的下巴抬起来:“小帅?那你觉得谁比我帅?”“……我觉得……唔……”

还没说到正经内容,于锋就低头吻住了他的唇,邹远不满的咬了他一下,换回来一个更加深入的吻。

“干嘛啊……”

“你还真敢说其他人?”

“……哼。”

 

张佳乐站在开着一扇门的会议室的门口看着抱在一起笑的开心的两个人,又看了看桌上自己的手机,抬手摸了摸耳后,笑了笑。然后敲了敲门:“咳。”

邹远先是一愣,然后几乎是弹的就从于锋的怀里挣了出来,摸了摸鼻翼视线瞥向一边。

“行了啊害羞什么。”张佳乐走过去揉了揉邹远的脑袋,特意转头看了看果然挑了挑眉头的于锋,左手握拳靠在嘴上笑了一声,右手拿起桌上的手机往外走,还对他们摆摆手,走到门口特贴心的关上了门:“你们继续,我去睡了,注意休息。”

“前辈!”张佳乐无视了邹远后面的羞愤的喊声,快步走到了楼梯口。

他上扬的唇角慢慢的垮了下来。靠着墙壁,略抬头,看着惨白的天花板。

 

 

于锋和邹远在接下来的训练的日子里尝试了新的配合方式,张佳乐只是略微看了一眼,然后就没有再多管他们。

他们也不是新手了,既然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式,别人再多说,就是额外的负担了。

而这么一段日子过去,张佳乐和所有人都相处的很愉快,就连朱效平都彻底对张佳乐消除偏见了。

这是如今的百花。

张佳乐站在门边看着训练着的一队人,眼前有些模糊。

 

“繁花血景炫的啊。比十个熔岩烧瓶炸了还炫啊。”

“张伟你就蠢好了。你应该去和王杰希比而不是我们。”

“你这么说我居然也是无法反驳。”

“张佳乐张伟。”

“……大孙我没偷懒。”

“队长这不是我的错。”

“……”

“认真训练。”

 

晃了晃脑袋,张佳乐把自己的思绪扯回来,揉了揉眉心。

过去了,张佳乐。

那些过去,就别再想了。

 

兴欣和百花的比赛如约而至,张佳乐在下面看着第一个上场的邹远对阵唐柔,抿了抿唇。

唐柔这样的姑娘,上个赛季的最后时刻被只剩下百分之四的残血的自己放倒,现在绝对是面对弹药专家都极度亢奋的,更别说还是邹远。

就算邹远的经验比唐柔高很多,但是张佳乐本身看到一半就已经有了大致的定论,他视线往旁边一瞟,微微一愣。

于锋的目光维持着开始的坚定,花繁似锦在大幕上的样子投射在他的瞳孔中,神采依旧。

其他人的情绪也很高昂,没有任何的泄气的神色。

张佳乐低声笑了一声,重新看向屏幕。

虽然邹远还是输了,不过下来的时候于锋拥抱了他一下,低声说了句辛苦了,邹远也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弹药专家和战斗法师的宿命,张佳乐对叶修到邹远对唐柔的转变。”张佳乐的这句玩笑逗乐了整个队伍的人,张伟笑着摆摆手,走上了选手席。

看着屏幕上的那个魔道,听着耳边邹远和于锋小声说话的声音,张佳乐的视线慢慢的又开始迷茫。

百花和嘉世的第一场比赛叶修就在单人赛上解决了张佳乐,张佳乐下来的时候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怨念了,我帮你找回来。”

那时候的他们也是看着屏幕,低声交谈着。

团队赛上落花狼藉带走了一叶之秋。

张佳乐记得当时自己很开心。

原来事情在那时候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那时候……他们两都太迟钝了。

百花后来惜败于兴欣,不过在团队赛上,于锋和邹远的新配合也着实闪了闪久久没见到新意的观众们的眼睛。

也是一种成功了。对于邹远和于锋而言。

 

而后紧接着是主场和蓝雨的比赛,张佳乐受不了黄少天的连番轰炸,只能答应他去接机。到了之后张佳乐看着提前半天到的黄少天挑了挑眉毛:“我说你,怎么一个人就跑过来了,喻文州都没和你一起。”

“张二乐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个我饿了要吃饭……这里哪里有正宗的过桥米线?”

明显很不适意的声音,黄少天的不爽完全掩盖不住,张佳乐也无可奈何,只能带他去吃东西。

“佳乐。”

“……卧槽黄少天你抽风了吗。”张佳乐听见这两个字,打击的他手上的筷子都吓掉了:“你没事吧你!”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能有什么事啊我这么好的你就算你有什么事我也不可能有什么事的张佳乐你能不能想点我的好!”

正常了。欣慰的张佳乐看着黄少天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和喻文州闹分手呢。”

“就是这样。”黄少天又言简意赅了。

“……”张佳乐这次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不是吧你们!”

这年头他们两都要闹分手了还能有和谐的情侣吗?!

黄少天闷闷的吸溜着米线:“是。”

 

当天晚上的比赛,张佳乐看着隔壁几乎没有交流的两个人都觉得冷汗直冒,团队赛上,黄少天的表现也很失常……失常的烦人,喻文州倒是很稳定,不过张佳乐越看越觉得心里毛毛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配合一直也是很令人称道的,虽然他们没有什么最佳组合的光环,但是剑与诅咒与繁花血景曾经是联盟两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明天报纸上一定会写这是一场奇怪的“剑与诅咒VS繁花血景”。虽然经过上次和兴欣的比赛,很多人都明白到邹远和于锋的配合已经不能说是繁花血景,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配合……也让人觉得很奇怪。

就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的矛盾和毫无交流,这场比赛最终是百花拿下了。

蓝雨的新闻发布会上黄少天没有出席,被集火的喻文州微笑着推掉了所有的问题,这场几乎什么都没有问出来的新闻发布会就草草结束。

“我说你啊。”过道上,张佳乐看着面前靠在墙上看着天花板的黄少天,伸手拍了拍他的脑门:“有必要生这种奇怪的气吗……他也不想你担心对不对?得了现在弄得你不懂事了。”

“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凭什么啊把我当什么了啊。”黄少天听着就来气:“行行行就是我不懂事,我特么再不懂事也是个20过半的男人了!”

“……”张佳乐作为一个局外人,也不知道怎么劝他比较好。

黄少天的头低下来,声音有些沙哑:“队长自己其实很介意手速问题一直在练习我又不是不知道……这种过度疲劳造成的手指的轻微的损伤也不是治不好……我又不需要他保护我。我自己又不是不行。”

张佳乐本来抬起来想拍黄少天的手在半途顿了下来。

“前辈。”喻文州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张佳乐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我说喻队。少天玻璃心你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别瞒着他啊,我的闺蜜多可爱你要是不想疼就给我呗。”然后掐了掐黄少天的脸:“闺蜜啊你乖啊别耍小脾气嘛人家喻队多好啊要是你不要就送我?”

“张佳乐你滚!”黄少天踹了他一脚:“你野心还挺大啊你是想要死吗我成全你别以为你退役了我就拿你没办法来战啊!”

“少天……”喻文州无奈的笑笑,然后按住对着张佳乐凶的黄少天:“前辈说的对,是我不好我不该瞒着你,别生气了?恩?”

黄少天又瞪了偷笑的张佳乐一眼转而抓着喻文州的手:“队长对不起我太任性了……你手怎么样没事吧……”

摸了摸鼻子,乐和事老转身沿着过道离开。

 

他走在百花场馆熟悉的长长的过道上,脑子里乱成一锅粥。


“比赛里我又不需要你保护我,我自己又不是不行!孙哲平你有毛病吧干嘛非要走啊又不是治不好!”

“……”

“孙哲平!你别让我恨你!”

“……抱歉……”


当初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靠谱,整个七赛季自己疯了那么久。

然后呢,其实我自己还是不行。

那时候几乎是我一个人的百花。怎么可能的得到冠军。

孙哲平。是我错了。

即便如此……那又能怎么样,我又不是刚刚的黄少天,认了错,一切都可以回到矛盾开始之前的摸样。

但是我好想说对不起。

张佳乐慢慢的蹲在地上,双手抱膝头埋在手臂之间。

空无一人的过道上,似乎轻轻的传来了一个颤抖着的声音。

“孙哲平……对不起……”

 

常规赛进行的如火如荼,百花这一个赛季的发挥很稳定,在常规赛第五名这个稳定的排位上走到了最后一场。

对义斩。

第十的排名使义斩今年依旧无缘季后赛,但是这个战队每年稳定的攀升也是让人着实意外的。

而乱七八糟的各种缘由里,孙哲平的出镜率高的可怕。

孙哲平在义斩中的作用有没有被媒体人为夸大,张佳乐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很有可能会见到孙哲平。

虽然他很不想见。

他没有进取比赛场馆,比赛的整个过程,他都待在宿舍里,用卡的让人心塞的网络看着网络直播。

擂台赛的最后两个人,于锋和孙哲平。

虽然孙哲平只需要打这最后一场。但是比赛开始之前没人知道会这样。

义斩这次把孙哲平安排在擂台赛是谁的主意张佳乐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孙哲平这个人,有时候有很多固执。

于锋几乎还是满血,和孙哲平的差距并不大,而落花狼藉和再睡一夏,装备上却又有差距。

而孙哲平对落花狼藉,了解度而言,张佳乐相信依旧不低。

这场比赛注定是一场焦灼的比赛。

当屏幕上打出荣耀,张佳乐抿了抿唇,把网页缩小。

再睡一夏和落花狼藉的碰撞,他看着,都有些心疼。

没有关的音响里,解说员的声音那么清晰。

“孙哲平用他的新角色战胜了使用他旧角色的于锋,这种告别……”

呵呵,告别?

张佳乐轻笑了一声。

你们懂什么,他早就告别了。

 

团队赛后来还是百花的胜利,比赛结束的休息时间,孙哲平对义斩的众人知会了一声,自己往百花的休息室走。

他很熟悉这里,现在走着,也很平静。

“……”听见敲门声去开门的邹远看见面前的人就愣了,他呃了一声,孙哲平对他点点头:“小远。”

邹远在训练营的时候张佳乐就特别喜欢他,还连带着自己,自然的关系就处的特别好,虽然自己几乎是在那一年就离开了百花,不过感情这种东西,还是很微妙的。

就算那次他们一起见了张佳乐,但是那却是个偶然。

所以他现在其实不是很平静,邹远更不用说。

“……前辈……”邹远拉开门:“请进……队长?”肩膀突然被人按住,邹远转头看着于锋,有点不解:“怎么了?”

“没什么。”于锋抬眼看着孙哲平,却没有再说话。

孙哲平进去之后气氛就有些尴尬。打破的,也挺快。

而且很作。

“去战队看看啊你。”张伟看了看周围,然后对孙哲平提议:“你知道我们这差一个人。”

……孙哲平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于锋:“我们单独聊聊。”

于锋没多说,点点头跟着他出去了。

“什么事?”

“小远挺好的,别伤害他。”孙哲平靠在墙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于锋,这么说。

“为什么和我说这个。”于锋静静的看着他:“只是因为字面意思?”

顿了顿,孙哲平慢慢的叹了一口气:“你能明白。”

“你不觉得你有点好笑?”于锋嗤笑:“……不过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就算有一天我和你一样受伤,我也不会走和你一样的路,小远也不是张佳乐。”

“你们俩的覆辙,与我们无关。”

孙哲平沉默了很久,而后才突然笑了,他拍了拍于锋的肩膀,离开。

挺好的。

“……前辈!”于锋转过头看见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的邹远。他喊了一声后也不管孙哲平有没有回头就接着自顾自的:“你真的不去见见……”“他想见我吗?”孙哲平没转身,这么回答:“他不想见我,我何必去找他。”

“但是就不想再争取一下吗!?你们已经错过一次了!”

“既然都是错过,就不用蓄意重逢,没意思。”

邹远被这句话给弄得一个卡壳,张了张嘴,最后看着孙哲平离开的背影,只能无力的看向于锋。

于锋没说什么,伸手搂过他往回走。

“我还是那句话。他们两,自己明白。你别瞎操心。”

两人越走越远,然而孙哲平,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

他承认他有点心动。

关于邹远所说的争取。

 

接下来的比赛进行的有条不紊,百花的发挥也稳定着,这一年,也就即将这么过去。

12月底张佳乐终于是受不了爸妈的电话轰炸答应回家去过元旦,对于锋和邹远嘱咐了几句,31号的下午,张佳乐登上了回家的火车。

说是受不了爸妈的催促……但是张佳乐……也是想要把自己的成果给他们看吧……

邹远第二天清早醒过来,还迷迷糊糊的,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却首先看见了一条新短信的提示。

邹远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提示瞪大了眼,立即清醒的蹦起来,下床把于锋摇醒:“队长!”“?”于锋被他扰了清梦不过睁开眼看着他也实在是生不起气,只能无奈的问:“怎么了?”

亮着的手机屏幕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于锋看了一眼,啧了一声。

【孙哲平前辈:

我三个小时后到K市。】

“……还有四十分钟。”邹远套着外套催促于锋:“快点啦。”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于锋靠在床上看着邹远一脸兴奋,虽然不想泼他的冷水,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不能不面对的。

“小远。张佳乐昨天下午走了。”

唔?听着这么一句,邹远手上的动作一顿。

然后他展开一个笑,继续穿衣服:

“恩……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两个人赶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刚刚降落,两个人降低着存在感穿行在人群中,看见孙哲平的瞬间三个人就立刻很有默契的压了压帽子往外走。

这可是在百花的主场城市……被认出来的可能性上升不止一个台阶。

“前辈。我很开心你能来。”邹远坐在副驾座上转身子看着孙哲平:“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告诉你…

…张佳乐前辈昨天刚刚离开回家过元旦。”

脸上只是略微闪过一丝意外,孙哲平也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看着窗外,语气沉稳:“我会在这停留四天,四号的回程机票。”

就是元旦三天假期结束之后?邹远看着他,眨了眨眼:“前辈你猜到了会这样?”

“有这么神吗。”孙哲平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他这次有足够的理由和契机回去而已。”

邹远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余光看了一眼已经快要爬到后座上的人,于锋用右手拉着他的手臂,拍了拍:“坐好。”

邹远对孙哲平笑了一下,然后转回去乖乖坐好。

他们的这种相处方式,居然也让他有点羡慕。孙哲平看着两个人,就像看着很久之前的自己和张佳乐。

很久之前他们都没有踏出那一步,所以走到了今天的这个局面。

而现在的他们,走这条路走的很幸福。

是该像邹远说的那样,试试看了。

 

然而孙哲平在K市待了四天,张佳乐都没有回来的消息。

“……真的不再等等?”于锋送孙哲平来到机场,难得的开口询问他:“小远接到了消息了,张佳乐今天晚上就会回来。”

孙哲平看着手机给楼冠宁他们去消息,回答的不咸不淡:“我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这个决定,就算我不相信什么鬼扯的命运和缘分,但是见不到也是注定。我不强求。你回。”

至少这一次,我不强求。

孙哲平注视着手机上那个他很久都没有联系过的号码,慢慢的走向了安检。

下了飞机的孙哲平,又托运了行李,转而就走向等在另一个登机口的义斩众人。

第二天的全明星,将在霸图举行。

 

“好久不见啊老韩新杰。”全明星开始还有三十分钟,张佳乐在场地里找到了来最后确认布置的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对他点了点头,韩文清一如既往的不多说话,张新杰也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的问候:“最近怎么样?”

“挺好啊。”张佳乐张开手特幼稚的转了个圈:“看看看胖了没。”

“乐乐前辈你还是这么幼稚!”一个声音就这么蹦了出来,张佳乐循声就转身把意图扑过来的宋奇英按住:“奇英你多大的人了还和我玩这个,我们谁幼稚啊!”

“你是前辈我不和你抢。”宋奇英一副我很懂事的样子。“……老韩你们是怎么教育他的啊!”张佳乐觉得自己真的是无力反驳,只能转头看向韩文清。

然后他就愣了。

孙哲平站在韩文清身边,正看着他。

张佳乐下意识的转头就走,脚步快的他自己都没想到。

“我去看看。”张新杰留下了几人,拍拍不名觉厉的宋奇英,也快步跟了上去。

“你跑什么。”

“我没有!”

“你看见孙前辈就跑了。”

“我说我没有!”

“有必要吗?”张新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张佳乐,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面对?”

“面对,面对什么?”张佳乐走几步靠在走廊的墙上,面对着放消防物品的地方上面的玻璃,看着里面神色就在这一瞬间就开始有些憔悴的自己,笑了:“孙哲平?”

“多说无益。”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张佳乐抬头看他,揉了揉眼角:“你问。”

“你到底喜不喜欢孙哲平?”

 

张新杰是一个人回去的。

孙哲平还在那里没有动,张新杰对他点了点头:“他在等你。”“谢了。”孙哲平挥了挥手,顺着他回来的路寻过去。

张佳乐看见他过来,定定的看着他,好久之后才慢慢开口:“孙哲平,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

“孙哲平。”张佳乐上前一步,咬着嘴唇看着他:“我喜欢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孙哲平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不喜欢你我喜欢谁,这么多年,我就喜欢过你。”然后他低下头,抵着张佳乐的额头,看着张佳乐颤抖着但是却强忍着没有闭上的眼睛,轻轻的吻了吻他的眼角。

“张佳乐,我爱你。”

……

沉默了两秒钟,张佳乐突然伸手推开他。孙哲平还没反应过来,张佳乐就已经被他的好闺蜜上身了。

“孙哲平你有毛病吗你既然以前就喜欢我你干嘛当初走的时候一副对我要理不理的样子啊!”

“孙哲平你觉得这样逗我很有趣是吗!”

“孙哲平你大爷我一点都不想搭理你你知道吗其实!”

“但是谁让小远新杰他们一个个都来劝我!搞毛线啊怎么没人劝你啊!”

“孙哲平你就是看着我心软所以……唔……”

毫无预兆的,孙哲平把突然开始冲自己发火的张佳乐按在墙上,低头就堵住了他的嘴唇,张佳乐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就没动了。

“我不想让你难过。”

“乐乐,我从来没想过要逗你。”

“我知道,但是你不会真的不。”

“劝我的人……不比劝你的少,不然,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我知道你心软,所以我现在敢这么做。”

孙哲平的声音混合在这个绵长的吻里,低沉的声音配上里黏糊糊的亲吻,张佳乐有点晕晕的。

“张佳乐,和我在一起。”

最后这一句是一个陈述句,张佳乐还有些迷糊,所以语调软软的,直接就撞进了孙哲平的心里。

“好啊……只要你不走。”

 

“看回来了开心了?”不远处的转角,于锋看着正在偷看的邹远很好笑:“行了快走了,等会儿被发现了。”

“不只是看回来了开心啊。”邹远从善如流的转过身被他拉着走进选手的休息室:“我是真的从内心里为他们开心。”

我知道。于锋看着他换衣服,嘴角挑起笑。

就像他们也是发自内心的为我们开心一样。

                                           -END-

 

 

 哈哈哈高考考完了

注定上专科了x

再度并肩大概明天恢复更新x如果顺利的话搞不好今天晚上x

我爱大家么么哒

 


 

 


评论(9)

热度(139)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