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岚_

专注全职,一如既往。
微博@慕景岚今天也是小懵逼
百花死忠/乐乐死忠/双花新双花不拆不逆/
叶蓝√方王√江周√林方√韩张√其余一般般x
不吃叶受/韩叶勉强
最近心有点塞

【双花】再度并肩【全员/刑侦向/ABO】二十一

关于花吐梗x

双花一路领先险些被江周劫杀不过还是战到了最后x

所以我决定先写双花和方王【等等】

好吧我还是都写吧x【这么深沉的又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了下去】


百日双花day85


李轩的心情是相当的好。

就算他的委托对象让他调查的人莫名其妙的死了,不过他的心情还是好的无以复加。

为什么呢?

李轩看着在自己对面电脑前面色平静打着字的人,笑眯眯的回答问题。

“姓名。”

“李轩,木子李车干轩。”

“性别。”

“男性alpha。”

“年龄。”

“24岁。”

“职业。”

“私家侦探。”

“目的。”

“去调查我的被委托对象委托调查的人。”

“谢谢。”

吴羽策问完例行问题抬起视线看着微笑着看他的李轩就觉得眼皮子一跳。

他完全不认为他说的话有什么问题,这个表情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他是个omega。

但是他吴羽策也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容易搞定的omega。

于是他语气淡然的:“李先生,你可以离开了,有什么事我们会再联系你的,谢谢配合。”

“好好好欢迎来找我……哦我的意思我一定会好好配合的吴警官。”李轩这么愉悦的。

吴羽策眉毛挑了挑。

如果他不是警察,他真特么想踹这个人一脚。


李轩刚路过电梯口,电梯恰好开了门,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李轩看了眼,然后打招呼:“哟张新杰。”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对他点点头:“好久不见,你做什么来这里。”

“偶然在网吧做了一次目击者,就来了。”李轩说着看看旁边的韩文清:“面熟啊这位。”

“韩文清。”张新杰这么说:“我们入学的时候他们毕业。”接着转头向韩文清:“李轩。”

“他也是警校的?”韩文清打量了几眼李轩:“一届?”

点了点头,张新杰本以为李轩会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盯着韩文清似乎在思考。

“那这位前辈。”李轩摸了摸下巴望着韩文清:“你认识张佳乐?”

张佳乐?

两个人都有些警觉的看着李轩。

说实在的,最近张佳乐事儿太多了,他们也是不得不对于这话题表示敏感,但是李轩接收到两个人的眼神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这么就慌忙的解释:“别误会……我只是以前被人委托调查过这个人,我觉得我可能是见过你们俩人什么时候在一起所以觉得眼熟,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有人调查过张佳乐?

张新杰皱了皱眉:“记不记得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四年前吧大概。”

四年之前。

这个时间有些尴尬,不清不楚。

“方便说是谁吗?”

“这个不行啊,这是职业道德。”李轩耸耸肩。

听了话,韩文清双手环胸靠在墙上沉稳的开口:“那如果是警方要求你配合。”

哦那个吴警官吗,嗯这么想想其实不错?/←←李轩你醒醒!说好的职业道德呢!?/

他怎么了?韩文清皱眉向张新杰。

不知道。张新杰扶了扶眼镜。

“那李轩,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通知你,多谢,我们先走了。”

不想再和莫名的开心起来的李轩多说什么,张新杰说完,就和韩文清走出了警局。


“佳乐他现在在哪?”随意的扣打着方向盘,韩文清看了看身边刚挂断电话的人。“和孙哲平在一起,在医院。不过马上走了。”张新杰抬眼看他:“叶修受伤了,去看看?”

叶修?

韩文清眉头不自觉的一抖。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们回去。”

将他的表情尽数接收了下来,张新杰开了口:“去看看吧。”

刚打算打火的韩文清一个愣:“你要去看他?”

“算是了。”

“新杰。”

闻言,捆好安全带的张新杰抬头,对上韩文清的眼睛,alpha突如其来的压制让他下意识躲闪了韩文清的目光。

“我早就说过了,我和叶修没什么所谓的过去,再说了我们是两个alpha,这种事情,佳乐也说过。”

张佳乐和孙哲平比他们晚一年入学,但关系挺好也挺熟的,而张佳乐又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韩文清和叶修之间那点破事他也是了如指掌。

“一言以蔽之。掐掐掐。”

没错这是张佳乐给张新杰说的原话。

张新杰不是小心眼的人,但是他心思比较细,就容易想多。

“我知道。”张新杰略微笑了一下:“不过我们最好还是去看看。”

去看看……也好。韩文清,突然想到了什么。


“绝对的!”张佳乐挂了电话,很肯定的回答他刚才的问题:“他们绝对会来的。”

怎么就这么肯定,孙哲平站在他面前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又转头看了一眼诊室的门。

“因为新杰他绝对会来的,老韩和叶修在学校那点事被传成过多种版本的绯闻,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告诉你我都差点相信了!”张佳乐一副【乐爷我什么不知道的语气】:“所以新杰一定会和老韩一起来的……如果叶修有什么意思,气气他也好啊!”

你以为张新杰是你吗。

孙哲平有点头疼。

不过如果他是张新杰,也的确会来的。

不论出于什么心态。

“下一个,22号,张佳乐!”

报号的护士把正在东想西想的张佳乐扯回现实,然后不情不愿的被孙哲平带进了诊疗室。

“结果出来了。”方士谦微笑的看着他们:“没有怀孕,不过。”他看了看手里的表格:“张佳乐你以前用的抑制剂的量和药性太强了,对身体有损伤,以后怀孕要注意,要不要给你开药调整?”

张佳乐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没怀孕,嗯,意料之中。

警局配发的抑制剂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品种,况且……自己用的量的确比较大。

所以现在的意思是……有可能不孕?

张佳乐有些茫然的看着孙哲平,孙哲平手按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如果不吃药呢?”

“那也没什么,不过抑制剂不能再用了。”方士谦如实回答:“以后的发情期不到迫不得已,都不要用,过段日子应该就会没事了。”

“这样,谢了。”孙哲平对方士谦点头示意,接过报告就拉着张佳乐出去了。


“大孙。”回到家,有些闷闷不乐的张佳乐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盯着孙哲平:“我会不会怀不上?”

“别乱想。”孙哲平坐到他身边把他揉进怀里:“再说了,不怪你。”

这种事情,果然是应该怪我的。

孙哲平顺着张佳乐的头发安慰他:“没事的,就算真的不能也没关系,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

而张佳乐却什么都没说,安安心心的被孙哲平抱着,安安心心的蹭了蹭。

管他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它吧。

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有姑娘问我再度并肩会不会出本。

我义正言辞【x】的说←_←不会

因为我

没钱没时间

找不到印刷找不到画手找不到校对也找不到G

最主要的是。

没脸!



评论(7)

热度(76)

©慕景岚_ | Powered by LOFTER